離開家裡的溫爵,興高采烈的趕到了子平,急著要告訴子平這個天大的好消息。一看到子平便撲了上去,抓著子平又叫又跳的,好險周遭沒有任何其他人,不然溫爵這麼熱情還真讓他不知道該怎麼辦。

「子平!子平!我爸答應了耶!」

 

「等等啦!你爸終於同意我們在一起了我是很高興,

可是……」

看著眼前這再真實不過的人,帶來了足以讓他歡欣鼓舞的好消息,但子平卻沒辦法放開心懷與他一同感到開心,只因為他內心有著擔憂。

知道子平沒有說出口的話是什麼,溫爵本來興奮的心情也頓時降溫不少,瞬間從天堂回到現實裡。這時他多希望褚雨是個死愛錢所以死纏著他不放的人就好了,畢竟錢對他來說一點都不是問題,那樣他就能毫不猶豫塞一把錢給褚雨,狠心的讓滾開了,相比起來從來可以用錢解決的事情反倒不是難事

可惜褚雨不是這樣的人,甚至可以說是不求回報只因為能待在他身邊就感到幸福快樂。對於這樣的人他怎麼能因為顧及自己跟子平的幸福就捨棄他。

 

「對喔…我本來是打算一切都處理好後才堂堂正正來見你的,

可是因為爸爸居然願意同意我們在一起,又一直鼓勵我來挽回你,

一時太過高興就直接跑來了。」

就在溫爵擔心著不知道該怎麼跟褚雨說的時候,褚雨的一則簡訊打破了沉寂。

「我想也是我該離開的時候了,你看到這訊息後不用來找我,因為等你到的時候我已經不在了,不用擔心我,我早就想好了我的去處,我會過得很好的,謝謝你曾經讓我也能像其他人一樣擁有一個愛的人。」

褚雨的用字裡沒有用「被愛」,也顯然他知道溫爵並沒有愛上他,這點溫爵自己也心知肚明,

甚至可以說或許他只努力在對褚雨好的部分,但對子平的依戀與放不下,讓他從未有一刻真的努力要讓自己去愛上褚雨,這點是他無可辯駁對不起褚雨的地方。想起自己一夜都沒有回去,

依照慣例褚雨可能在那夜還傻傻的一直擔心的等他。直到他察覺自己可能是留在了別人家後,他可能在那之後留了無數的淚,有著各種想法,甚至想像自己與子平在一起的畫面,最後才作了個這樣的決定,不讓他成為自己的負擔。

「這…抱歉,子平,我還是去看一下好了。」

 

「嗯!你快去吧!」

知道比起現在留在這裡跟他你濃我濃的,作為一個人溫爵更應該先去處理的是跟褚雨的關係,此刻子平同樣擔心著褚雨,那個與他從未謀面,在他不在溫爵身邊時照顧著溫爵的那個人。

「抱歉!又要你等我!」

 

「有話回來再說吧!我等你!」

 

「好!我一定快點回來!」

 

就在溫爵剛離開不久,秉傑推開了門,一邊拿著茶喝,一派悠閒的走了出來,就像是在自己家裡一樣的自在隨意。

「剛走掉那小子好像是溫爵吧?好熱情好有愛啊!我都差點要融化了呢!」

聽見秉傑的聲音,子平像是被嚇了一跳似的。

「對喔!忘記你還在我家!」

 

「什麼啊!你真過分喔!現在這樣是有了男人沒有朋友喔!」

 

「你少胡說了,不過還好你剛才沒跑出來,不然溫爵看到你,他肯定會打斷你的腳喔!」

 

「啥!打我?為什麼啊?我跟他也是朋友耶!又不是什麼仇人,他幹嘛要打我啊?」

 

「你還真不了解他了,別看他在你們面前那樣好像很威風一樣,他私底下可是很小氣愛吃醋的,

所以才常跟你說不要讓他誤會你。偏偏你都不信,三天兩頭的跑來賴在我家不走,等等你遭殃了我可不管你!」

 

「挖靠!你心情很好吼,嘴巴講著等看我被打得跟爛泥一樣,臉上笑得還這麼開心,是有沒有這麼誇張,騙別人都沒談過戀愛一樣!」

 

「好啦你少囉嗦,快滾回你的狗窩去!」

 

「不要!我死都不離開你!沒有什麼可以將你我分開!我們兩個就像是那個什麼針跟線,還是什麼你是風而我是沙。」

見子平作勢驅趕,秉傑趕緊抓住一旁的東西,假作一副寧死不從得好笑模樣,同時還故作像是被遺棄動物的表情。

但子平依然一如往常的冷漠看待他的猴戲。

「好!夠了!今天戲演很多了!」

 

「好啦!我走我走!你這死沒良心的小心肝!」

秉傑臨走前還故作拋媚眼模樣,子平卻是高抬起腳,作勢要踢人。

 

一次幫溫爵整理物品時,褚雨找到了子平藏起來的信,信藏的隱密,也難怪過去溫爵從來沒有發現到這封信的存在。要不是褚雨會去特別注意到小細節也不會發現。他甚至覺得也許子平是不確定,或不根本沒想過要讓溫爵看見這封信。

對他而言是一封讓他既心痛又感動的信,裡面寫著所有子平想對溫爵說卻沒有說出的話,也代表了他對溫爵的愛。也讓褚雨更清楚這兩人之間的愛是有多深,讓他更不得不正視自己根本不可能取代子平這件事實。

謝謝你陪著我洗碗,讓我不再覺得世界上好像只有我孤單一人。

謝謝你在我耍臭脾氣後沒有不理我,讓我覺得自己不是個討人厭的傢伙。

謝謝你在我不理你時還默默的陪著我,沒讓我一個人自己傷心。

謝謝你在我生你氣跑掉時有來找我,讓我知道你很在乎我。」

邊看著信褚雨的淚粒粒的落下,在看完這封寫滿子平有多愛溫爵的信後,他知道自己根本是不可能介入這兩人之間。但他還是想多留在溫爵身邊一段時間,至少在子平回到他身邊前,就算是以替代品的身分也沒關係。其實他也曾在溫爵看著遠方時,想像希望這時溫爵心裡想的是他,

但顯然溫爵看著他的眼神大不相同。雖然會因此感到傷感,但當溫爵轉過身來,看到自己正看著他,他便會努力地擠出一個微笑來,又讓褚雨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當溫爵來到的時候,果然褚雨已走了,他沒辦法忍受自己成為溫爵的負擔,只留下了子平寫的那封信跟短短的幾行字:「爵,請容許我還這樣叫你。你沒有欠我什麼的,

不管你以為你欠我的有多少,那都比不上你給過我的幸福和快樂。

若你希望我能和你一樣幸福,你能笑就是我最渴望的一切,而我知道讓你回復以前那個能爽朗大笑的你,最好的靈藥不是我,而是另一個人,我始終沒能替代那個人的萬分之一,我也永遠不可能像他一樣讓你對我笑著看著你為了我而作的一切,我只覺得心痛,心疼你為了我所做的一切。我想過了,我喜歡的是以前那樣的你,而在我身邊我沒辦法讓你成為那樣的你,所以我作了最好也最對的選擇!

看完褚雨留下的隻字片語,與那封他本來永遠沒機會看到的信,溫爵心中百感交集,

覺得自己何德何能被這樣兩個人深愛著,但自己卻讓他們都受了傷。知道褚雨是追不回來了,儘管感覺對不起他,但溫爵還是希望照著褚雨的話去做,不要再讓另一個人受傷。從那封信上,他才知道一直以來子平都不是不知道自己為他做的一切,而只是他沒有表現出來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oldrain720127 的頭像
goldrain720127

廢人藝術

goldrain7201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