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溫爵向褚雨提出兩人在一起的請求,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的褚雨實在不敢相信,

褚雨擔心這是溫爵責任感下勉強做的決定,但溫爵堅持,最後他也就欣然答應了。兩人在一起的時間其實都是褚雨說話比較多,溫爵只是靜靜地聽著,當然原因也是他還不知道怎麼跟褚雨相處。褚雨沒有因此跟他發脾氣,只是很高興他陪在身邊,這就是褚雨想要的小小幸福。不同於在辦公室的相處,溫爵總不能在私下還用對下屬的態度對待他,但他也無法用與子平的互動模式來對待褚雨。看似兩人之間相敬如賓,但溫爵還是會盡量去想怎麼對褚雨好,在聽見褚雨喉嚨不舒服的時候,他會馬上買來喉糖,

拿在手上那小小的喉糖對他來說意義重大,一句「還好嗎?」讓褚雨開心的笑了。所以雖然兩人之間並不熱絡,褚雨卻是很享受這樣的生活。

 

多年來難得處在同一空間的兩父子,這一天因為溫健的傳喚,溫爵來到父親的書房,這裡是他的父親大人有話要訓示時才會找他來的地方。本來還心想是不是父親對自己處理公事上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但他卻瞥見父親桌上那份資料上褚雨的照片,這時溫健先開了口。

「你這渾小子!我花了五百萬才送走一個,你馬上又找了一個新的!」

雖然不同於因為想跟子平無時無刻在一起,溫爵因為討厭回家所以才常住在褚雨的公寓,但還是讓溫健因為他總是外宿而又找人調查。本來溫健是心想兩人會不會又難分難捨復合了,而且秘書又回報子平並沒有兌領支票,等同拒絕收錢後分手的提議。雖然他一開始的打算也不是靠錢來逼退,而是藉由錢來達到各種讓子平難堪的處境。不過卻意外發現溫爵是與秘書褚雨出雙入對。深信溫爵當初調動褚雨不會是為了方便日後予褚雨發展,尤其當時他還跟子平在一起,溫健唯一想到的可能,是溫爵因為無法接受結束的戀情,而利用褚雨來填補心中的寂寞。

「我不知道你到底在搞什麼!你搞誰不好,搞到自己的秘書身上去!我可不希望我在公司裡因此聽到什麼傷耳的話!」

此時溫健已講了一大串,但溫爵腦中還停留在父親一開始講的,他知道父親所說的那個人肯定就是子平,驚覺發生了這些事情自己都不知道,而子平則一個人默默的承受著這一切。

「你是有沒有在聽我講話!我跟你講明了!我不想同樣的事情還要再做一次!你給我好好解決這一切!你是要用什麼方法解決我都不管,我希望不用讓我再找你來談同樣的話題!」

察覺到溫爵有所分心,溫健頓時勃然大怒,嚴正聲明著他的決定。

 

知道子平肯定受了父親很多羞辱,溫爵很想馬上衝去找子平,但腳步正要邁出,他又停了下來,隨同停下腳步的,是他沉了下來的表情。他去了又怎樣,他身邊已經有了別人,而且其實他一直都知道,是他對正式關係的恐懼將子平給推遠。總是任性的希望子平能諒解他,卻忽略子平暗地裡受的傷。雖然子平受到的傷害已經是不能改變的事實了,但他不能讓褚雨也因他受到同樣的傷害,溫爵下定決心一定要保護褚雨。

 

或許是經歷過讓子平難的事情,溫爵不想讓褚雨覺得委屈,他盡量的對褚雨好,雖不能公諸於世,但他把褚雨大方介紹給林伯跟李子譽,李子譽雖是公子哥兒習性,

但在國外多年見的多了,也不會大驚小怪,更因褚雨是公司重要夥伴的情人,言行備加尊重。而在看著溫爵與子平之間這麼多年的林伯眼裡,他相當擔心。

看的出溫爵對褚雨不像跟子平間那樣自然,而是刻意的,

他很心疼,心疼子平,也心疼壓抑的溫爵,更心疼褚雨。

「林伯你居然丟下我一個人!太過分了!」

明明知道了是自己誤會了林伯的溫爵,先開口說出的話卻是假裝責怪的口氣在跟林伯撒嬌,而不僅林伯明白,了解溫爵的褚雨也在聽了他講這話後忍不住的笑了出來。

林伯的電話跟住址是劉嬸給他的,他才知道林伯離開前曾經跟自己的父親有過不愉快的談話,然後他也明白是為什麼了。

 

「幹嘛?你笑什麼?」

這是溫爵第一次看到褚雨笑的這樣的開心,平常總覺得他像是壓抑著自己,而被溫爵這麼一說下,褚雨又收起了笑容,恢復到他平常那樣。

「沒…沒什麼。」

 

「有什麼就說出來啊,幹嘛不說?」

 

「還不就笑你一個這麼大的人了還跟小孩一樣嗎,你自己不知道還硬要逼別人講出來!」

 

「吼!林伯你不給我面子!」

 

「幹嘛給你面子,你現在是客人,又不是我的少爺。」

 

「吼!不管啦!我要你永遠是我的林伯啦!我以後肚子鱷想要吃宵夜的時候來找你好不好!」

溫爵沒去想到以前是基於職責林伯才會等到他回家,現在清閒下來的林伯根本就是早早就去睡了,可是林伯也沒說破這點。

「好!你想來時就來,到時我煮什麼你就隨便吃點吧,這邊可不像宅子那邊有那麼多食材備著。」

 

「那有什麼重要的,我又不是沒東西吃才來的,是這裡有你才來的啊!」

 

「嘴真甜啊,這樣我不讓你來都不行了。」

 

「那一定要的啊!」

看著溫爵跟林伯兩個沒有血緣關係的爺孫倆親密的樣子,孑然一身的褚雨有所感觸,羨慕他們這樣的互動,腦袋幻想著自己可以也這樣毫無距離感的跟溫爵互動。

 

其實溫爵仍在重覆同樣的錯,他對子平從未不盡心對待,

但子平要的不只是這些,他更想要的是兩個人的心能真正貼近。

但這對心底深處潛藏著怕付出真心後被背叛的溫爵而言,

是很大的負擔,所以他才在幾次重要關頭糢糊帶過,

因此刺傷了子平敏感的心。

而不僅子平,褚雨其實同樣敏銳的發現了這點,不是子平不願意體諒溫爵,而是溫爵從不肯把自己心中所想讓子平知道。

而褚雨個性及感情觀與子平不同,他用一種犧牲奉獻的精神深埋自己的傷痛,埋的深到幾乎完全沒人能看見,只為了能多留在溫爵這個向自己伸出手的人身邊。

 

這天褚雨隨著溫爵離開公司,一個身影卻橫擋在他們的前方,架式擺得極高,不友善的態度強烈的傳達出來,嘴裡吐出的一字一句都夾槍帶劍的,像是很不得把她眼前的人給吞下肚。

「唷,小倆口又出雙入對的,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們在一 起了呢,有睡過了嗎?」

看著褚雨一臉委屈的表情,溫爵感到更生氣的,是對自己心裡慶幸在這被糟蹋的不是他的子平。

溫爵就要發作的時候,褚雨暗中的拉住了他。

「卓小姐您誤會了!我跟溫總不是那種關係,我會與他同行純粹是因為我是他的秘書。」

 

「哼!量你也不敢!你是什麼身分!」

憋了一肚子火的梓瑩,幾次找溫爵都找不到人,很明顯溫爵就是在躲她,讓她相當不悅,明明之前還感覺兩人相談甚歡,以為兩人之間有可能,所以自己也很努力地在溫爵面前表現,甚至放話出去說兩人之間有可能。如今她感覺自己像是被耍了。而確實溫爵是不想見她,甚至是一見她就討厭!原因也就是在於子平,儘管子平從來沒提過這個女人的事情,但就這麼巧,在這個女人糾纏自己的當天自己就想跟自己分手,而他也知道子平有時會到他的公司對面等他,直覺認定這女人也是壓垮自己維繫不易的愛情其中一根稻草。跟子平分手後,他對一切都感到憤怒,

憤怒要拆散他們的父親,憤怒這個害子平誤會的卓家千金,憤怒這個讓他的子平不快樂的世界,但更憤怒的是對於自己不能留下子平,不能讓他相信自己!

 

沒興趣再跟這個女人耗下去,溫爵打算把話挑明。

「妳要幹嘛!」

從來都不曾被人這樣對待過的梓瑩,沒想到溫爵會這樣態度強勢,更讓她一把火燒得更加的旺盛。

「唷!態度很差嘛!」

 

「我跟你沒什麼好說的!不要煩我!」

最後溫爵很不客氣的撇下梓瑩,就這樣不歡而散,被溫爵拉著走的褚雨,不安的回頭看著一臉憤怒的梓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oldrain720127 的頭像
goldrain720127

廢人藝術

goldrain7201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