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昨天自己分開時把氣氛搞僵,子平心想溫爵一定當自己是奇怪的人了,擔心起不知道要怎麼面對他。心裡雖然想過就算被討厭也是自找活該的,但其實一直以來自己一個人去打工是很難受的,溫爵的陪伴讓他好過了許多,也因此想到以後又恢復成自己一個人,心中著實失落。這是他從沒有過的感覺,從前總是習慣自己一個人,沒想到當習慣有了別人後會那麼的不習慣。就再他想著想著的時候,突然有人從後面搖晃自己的椅子,一回頭是一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的溫爵,正朝他笑著,子平緊繃的心情才得以放鬆。

「幹嘛,春天早過了,下一個還遠的很,是在發什麼呆,以為多盼個幾下春天就會提早來看你嗎?

 

其實直到走進教室前,溫爵還賭氣想著不要理睬子平,

但就在他踏入教室那刻,他看到子平的模樣,心想這臭小子似乎有在乎我才這副表情,雖然他壞脾氣,就讓我來當那個成熟的人吧,於是這個自認成熟的人走向子平

既然溫爵都釋出善意了,子平也不好意思再繼續讓氣氛僵下去。

「去你的,你才在思春勒。」

 

「不錯喔,我都沒講明你就一點即明,你很懂我的明白麻,孺子可教也。」

 

「你才不可教也勒!」

看著兩人熱絡的樣子,其他同學感覺有點出乎意料,

不知道這兩人幾時搭上邊的,尤其是鴻川慎重考慮起以後對待子平的態度可能要注意點,免得自己又被溫爵盯上招罪受。

 

幾次跟著子平來,溫爵也熟門熟路了,不用人帶他進來,

就自己開了門進來。進來時恰好遇上拿著髒碗盤進來的老闆娘,

他熟絡的跟她打招呼,老闆娘也回應著,然後她才回去前臺。

隨後進來的子平有點傻眼,走過去時還故意把在水槽前的溫爵給擠開,溫爵也不甘示弱的擠回來,兩個大男孩在廚房裡上演小孩子玩的擠擠樂,絲毫都不覺得有什麼不好意思,而平常根本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的子平也沒發覺自己怎麼會這樣做

「過去啦!幹嘛搶我工作!」

 

「我就偏要搶,怎樣。你才讓開啦!」

兩人玩的不亦樂乎,讓再次進來的老闆娘看了覺得好笑,兩人才趕快裝鎮定開始認真洗碗。

「這兩小子真有趣。」

 

「都是你啦!給老闆娘看笑話了。」

在老闆娘走掉後,覺得不好意思的子平,把矛頭指向溫爵,板起臉來假裝生氣瞪著他

「我?好像是你先開始的喔?不是嗎?

眼看溫爵的臉越貼越近,子平沒想太多就把溫爵的臉推開,

手套上的泡沫因此沾了他滿臉。

「你敢弄我!是不是趁機報復!」

 

「抱歉抱歉,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沒有注意到。」

雖然子平解釋著不是故意的,但溫爵毫不接受,像是早等著這個機會,把手套伸進泡泡水中一沾,然後甩往子平臉上去。

「來不及了!這是還給你的!看招!」

就這樣兩人又一次的玩到有人靠近都沒注意,這次進來的是在小吃店工作的一個阿姨,看到兩人的模樣,她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們好啊,年輕真好。」

 

「啊!阿姨您好!」

驚覺自己又玩過頭了,子平趕忙強作鎮定,不知道自己怎麼平常不會這樣,一跟溫爵在一起就會變這樣,而溫爵也有樣學樣的學子平問好。

「阿姨好!」

 

「好好好,阿姨我真的很好,看到你們我都覺得心情好起來了呢,呵呵呵呵。」

 

「裡面那兩個大孩子還真有趣。」

走到外面去的阿姨,跟老闆娘講話的聲音傳了進來。

「對啊,我家那臭脾氣孩子要是有他們一半,我怎麼辛苦都值得了。」

看著阿姨一邊走出去還一邊笑的沒停,子平感覺有點不好意思,

猛用手肘撞溫爵。

「都是你啦!」

不在乎子平把錯都歸咎於他,溫爵兩手一攤,擺出一臉無奈欠打的模樣應對。

「好好好,都我都我。」

 

這一天早些因為生意好碗盤用的兇,不過兩人打鬧著,碗還是有一邊洗著,所以還好雖然有洗的慢了些,因為有兩個人一起在洗,

也沒耽誤到前面客人要用的。就在晚點客人開始少了後,

老闆娘得閒先進來了。

「你們兩個孩子看來差不多了,收一收準備等等回去了。

還有子平,我有件事跟你說,你也看到了,我這邊就只有這麼點工作可以給你做。」

就在老闆娘話還沒說完,心想老闆娘是不是怪自己工作越來越不認真,常常在廚房裡跟溫爵玩鬧著,子平強忍著卻一臉快哭的模樣。

「老闆娘妳不要開除我啊,我知道是我這陣子太不認真了,

你原諒我,我以後會更認真的,我家裡是真的需要我這份收入啊。」

而溫爵看子平難過的樣子,他也急了,心想是不是自己影響了子平工作,害他將要失去工作了。

「老闆娘你不要開除子平啊,都是我,我不該來影響他工作的,你別怪他,我以後不會再來了,拜託妳了啦。」

被誤會的老闆娘,面對自己突然被兩個孩子哀求著她真是感到哭笑不得。

「什麼跟什麼啊,你們這兩個急性子的孩子,怎麼也不聽我把話說完呢。」

 

「啊?老闆娘妳不是這個意思嗎?」

 

「所以不是要開除我嗎?」

 

「我開除你做什麼,你們一跟這麼乖,一個對朋友這麼好。

我是要幫子平介紹其他工作啦。」

 

「其他工作?我可以嗎?」

 

「對啊,你都已經十六歲了,不用偷偷在這打工了。我知道你需要錢,我幫你找到個打工時數再多一點的工作,你再去看看喜不喜歡。」

 

「那老闆娘以後廚房的工作怎麼辦?」

 

「沒什麼怎麼辦啊,就跟以前一樣我要是徵不到鐘點兼職的,

就自己裡外兩邊跑啊,不然我讓我家那整天玩遊戲的兒子來也可以,

管他要不要來,你就可以做那個死小孩有什麼做不得的,

都怪我讓他太好命,我在這裡做的死去活來的他在家裡當大少爺。」

就在他們都認真聽著老闆娘說話,有一瞬間,

子平也想到為什麼自己得過這樣的日子而傷感,

他不知道溫爵有看見那一瞬間他臉上的表情。

 

「喂,莫子平弟弟!」

在離開小吃店之後,兩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溫爵突然給他來這麼的神來一語,讓子平嚇了一跳。

「什麼啦,你搞什麼,亂叫什麼,誰是你弟弟!

 

「我這才知道你之前還沒滿十六歲,難怪你都躲在廚房裡面,

不過老闆娘這不是違法僱用童工嗎?她薪水有少給你嗎?」

知道溫爵可能正發揮想像力,在想像他遭到剋扣迫害的情節,子平真想一掌劈死他算了。

「你在想些什麼,才不是那樣,是我拜託老闆娘讓我工作的,

老闆娘才沒佔我便宜,我才不好意思讓她冒這樣的風險呢。」

 

「喔,是這樣喔,這樣不錯啊,如果另一邊更好的話,我也為你高興。」

 

「還不都拜你所賜,老闆娘一定是覺得我們兩個吵死人了,

才快把我送走,免得她耳根子不能清淨。」

 

「哦?又怪我?」

 

「我以後要當正式的服務生了,正式去工作跟在老闆娘那不一樣,

你別再跟著我跑了。」

 

「好吧,既然你不怕沒人陪會寂寞,那就這樣吧。」

 

「寂寞什麼啦,少胡說了,以前沒你我還是不是自己一個人,

我是跟你說真的。」

 

「好好好,我不會跟著你去的。」

 

「真的?」

溫爵那麼輕易答應,讓子平難以相信,看他的樣子又不像是耍自己膩了沒興趣了的樣子,搞不懂溫爵在打著什麼主意,子平瞇起眼來盯著他看,一臉狐疑的表情

「幹嘛不相信,我說到做到的,哈哈!」

被溫爵這樣一鬧,子平早些的傷感早不知道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而這就是溫爵本來的目的,眼看目的達成,溫爵心情大好,

回家的路上都愉悅的吹著口哨,讓林伯大為不解。

「少爺你怎麼最近心情這麼好啊,尤其是今天,中了樂透的人該就是像你這樣的吧。」

 

「中樂透算什麼,我今天感覺像是救了一個跌進泥沼的人,

這比中樂透還讓我值得開心吧,把深陷泥沼的人救起來可不容易呢,尤其是個我要是不救他,他就可能慢慢沉下去的人。」

 

「啊?誰跌進了泥沼,少爺你還去救他,不是那個壞脾氣的同吧。」

在這個家裡,林伯唯一聽溫爵提過的人也就只子平這麼一個而已了,所以下意識的他第一個想到也就只有他了。

「賓果!就是他,就是那個壞脾氣的小子。」

 

「雖然我也搞不懂是怎麼一回事,不過看少爺你這樣子,該是很喜歡這位同學是吧?」

 

「喜歡?林伯你說笑吧,就這樣壞脾氣的小子,我怎麼可能喜歡他,

不過是暫時覺得他還蠻有趣的吧。」

溫爵雖然嘴巴上不承認,但跟他相處多年的林伯卻是完全的了然於心。

「好好好,我知道了,少爺你不喜歡。」

 

「什麼嘛,林伯!我真的不喜歡啦!」

眼看林伯明明就是一臉不相信的表情,溫爵於是再次強調,但他極為刻意的強調卻反而更像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強辯。

「是是!我聽見了,我知道了,我相信你。」

 

「算了,不相信就算了!真的是這樣啦!」

 

「我沒有說過不相信啊,少爺!呵呵!」

 

隔天一下課溫爵拔腿就跑,連聲再見都不說,看起來像是真的沒打算要跟著子平的樣子。他還納悶著那溫爵是要趕著衝去哪裡,等他到了要打工的地方時,

竟看見溫爵人就大搖大擺的坐在店裡。

「你……跑來這幹嘛。」

 

「你不是叫我不要跟著你來工作,所以我進來當客人啊!

面對子平的質疑,溫爵倒是一派輕鬆答得理所當然,眼看他那得意的模樣,子平還真是拿他沒有辦法。

「你是不是真的很閒啊?」

 

「我確實是還蠻閒的沒錯呢?所以才能這樣跟著你到處晃,

不然我也來這當服務生好了?」

溫爵確實像他自己講的那樣蠻閒的,反正父親不會特別去過問他要何時回家,應該說兩人都不知道怎麼跟對方相處所以不想回家,父親也是寧可待在公司也不想回家。

兩人在家裡像是各過各的生活,而溫爵需要用錢也不用特別跟父親講,反正他的戶頭裡有的是錢可以領,而需要什麼其他人也會幫溫爵都辦好。因為父親也沒特別要求他得去唸貴族學校,就他想的話就讓他去,不想就隨便他,所以溫爵便選了一般的高中,

反正他也討厭那些貴族學校自以為是的人。在一般高中就讀,

憑他的聰明才智,不用多特別認真唸書,也能名列前茅,

讓他放學後的時間可以隨心所欲,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就在他們講著講著,店裡一位年紀看來比子平稍微大點的服務生也將溫爵早前所點的東西給送了過來。

「這是客人你點的豬排,嗯?這位是一起的嗎?要為你追加點餐嗎?」

 

「不是的,我是來打工的。」

 

「喔,是今天說會來的新人吧,那跟我走吧,我帶你進去。」

不像別人有退路可以要做不做,而且是讓人介紹來的,

再者時間比較彈性的工作也不好找,所以子平相當努力的在學。而在介紹子平來之前,小吃店老闆娘也先跟這邊的老闆確認過,這邊會提供晚餐,讓子平可以可在開始工作前先填飽肚子。當然這也是老闆娘之前有留意到子平的情況,她知道每個人家裡都有不同的情況,可能也不想被人知道,所以她才沒有問,只是默默的讓他把麵打包帶回家 。其實她有時候也想問子平需不需要幫忙,擔心子平這樣一個還沒完全長大的孩子有困難也不知道求助別人,可是她又擔心自己這樣是不是太一廂情願侵犯到子平的自尊。

 

結束一天四小時的工作出來後,子平無奈的走到溫爵坐的位置旁,當然是沒什麼好臉色給他看就是了

今天雖然一整天都很忙,他還是瞄了一下溫爵坐的位置,沒想到這個人還真是夠閒,

就這樣慢慢吃,吃完再加點,這樣一直等到他下班。

算算時間子平也該下班了,一看到子平走出,他急忙站起來準備離開。

「可以走了吧,我肚子好漲喔。」

看著溫爵真的一副吃撐了的模樣,子平白眼都快翻上去了,在想怎麼會有像他這種奇筢。

「我真敗給你了,好啦,快走了。」

兩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溫爵依然稀奇笑臉的模樣,跟繃著臉的子平完全是種反差極大的表現。

「我說你,現在不用幫我忙了,你幹嘛又跑來?」

走出牛排館後,子平又試圖說服溫爵,但早已打定主意,溫爵絲毫不為所動。

「我高興!」

 

「你……算了,都隨便你啦,我要回家不管你了。」

 

「好好好,不要管我,自己說隨便我的喔,嘿嘿。」

其實子平並不討厭溫爵陪他,但他有很多顧慮。首先溫爵要是每天這樣佔住一張桌子,

他對店長會很不好意思。也怕溫爵這樣會被人討厭,而且看他為了待到自己下班吃一整天的樣子他也很不忍心。

 

隔天一來上班子平便先去找店長,為溫爵的事情道歉。

「嗯,子平你的意思我懂了,我有聽你以前老闆娘講過,

你們兩個感情真的很好。其實他有付錢,而且也不是點一份吃整天,

不過人多位置不夠時確實蠻麻煩的。」

 

「抱歉,我會再跟他說說的。」

子平嘴巴雖然這麼說,但其實他對溫爵一點辦法都沒有,

但儘管覺得很難開口,他還是又跟溫爵提了一次,

不料溫爵倒是輕易的接受了。

「是喔,我還真的沒想過這些,我知道了。」

看著溫爵那一臉認真思索的表情,子平才放下心來,心想溫爵好像有把他所講的話給聽進去,但他不知道溫爵想的跟他以為的完全不一樣。

 

來上班時還真的沒看到溫爵,子平放下心的同時,卻又感到一點失落。但很快的他卻看到溫爵出現了,而且還跟著其他三個人,他認出都是同班的同學,自己本身跟他們沒什麼交集也不太了解他們,奇怪的是他們應該也跟溫爵不太熟才對。

「真的可以嗎?我們這樣讓你請客會不好意思。」

最先開口的是秉傑,身材矮小的他,長相白淨斯文,

別人眼中像是乖乖牌的模樣。不過在班上的成績倒是中上而已,平常似乎也不見特別用功念書,倒是常拿著各種的書籍在看。

「我是沒關係啊,那麼一點錢不算什麼,只要你們願意就好,

怕你們沒時間做其他的事,你們要是不行的話我還得去找別人。」

 

「不會啦,我們可以一邊聊天或討論功課,也不會太無聊啦。」

身材高瘦的品振,其實很仰慕像溫爵這種人,能夠有這個機會他非常的高興。

「對啊,可以跟同學在這吃好吃的東西我真的很開心。」

體格較胖的彥翔,對吃的東西相當感興趣,但家裡的環境根本不允許他有機會大吃他喜歡的東西,有時候還會被家人嫌棄飯量太大,所以有時會刻意克制食慾

「太好了,以後就靠你們陪我了,朋友們!」

溫爵的這聲朋友們其實沒特別的意思,此刻他還不算是真正的把他們當成朋友。但這三個字聽在其他三個人耳中卻是相當感動。

其實他們三個會聚集在一起是有原因的,他們從以前到現在,

就宛如邊緣人般被班上其他的小圈圈排除,但像溫爵這樣的風雲人物卻肯搭理他們。

 

看到子平走過,溫爵高興的向他揮手,似是在炫耀自己今天的成果,

而其他人也跟著熱切的向子平揮手。

一邊回應著同學們,子平嘴巴一開一合的像是質問溫爵這是在做什麼。

「我真是被你打敗了……」

 

「怎麼了?子平是不高興我們來這裡嗎?」

本來一邊開心看菜單的彥翔,習慣性看人臉色的本能,讓他拿著菜單的手有點遲疑,像是不知道還要不要繼續。

「沒事的,他只是害羞,而且他就算生氣也是氣我不是氣你們啦。」

知道現在子平要視情況允許的話可能會衝過來想掐死他,溫爵無所謂的笑著

「啊?為什麼?你們不是很要好嗎?他為什麼不歡迎你來啊?」

而向來觀察入微,又對凡事都很好奇的秉傑,也加入討論。

「別管他,他就這個樣子,以後你們就會習慣了。」

 

「喔。」

心想溫爵跟子平這麼好,一定很了解他,他說的一定不會錯,

他們才放心了。

說是聊天,但其實大多話都是他們三個在說,

溫爵要不是看子平在幹嘛,就是聽聽他們講話。

之後他們就維持這個模式,除了溫爵外的三人,有時跟溫爵一起來,有時晚點才來。而子平下班時也是,有時有人先走,也有過四個人都還在,陪他一起下班的情況。就這樣,他們以這桌最少也有兩人在的情況,變相的包了那張卓。這情況雖然子平也不完全能接受,但一來店長都說沒關係了,二來現在不是只有溫爵一個人,

他哪好意思把他們都趕回去,這樣可能會造成誤會,讓其他同學以為自己不歡迎他們,

子平甚至還懷疑是不是因為這樣溫爵才找其他人來的。

 

不過也因此,子平跟溫爵的朋友學校生活開始多了三個朋友。對於其他人來說,他們三個無足輕重,

所以沒有機會讓人了解他們。其實人都各有所長,像是別人眼中好像只會吃的彥翔,他可不只是吃而已,他還能就各種料理的食材跟烹飪說的頭頭是道,顯然對食物是有深入的研究,讓其他人嘆為觀止。

而乖乖牌秉傑,其實對課業並不怎麼感興趣,就只是像子平跟溫爵般,盡量維持在一定的成績而已。別人常用刻板印象認定他就是個書呆子,可是他到圖書館從來不是埋頭苦讀學校課本,而是都在看其他書籍。別人所不知道的是,他的旺盛求知慾,

讓他對各領域的知識都略有涉獵,談話時不管講到什麼話題,

他都有辦法插個幾句,像是什麼都懂一樣。

還有別人眼中的瘦瘦高高的「竹竿」-品振,感覺上他好像就個頭好,運動方面也不怎麼樣,學業方面也普普。可其實他在繪畫方面的才能還挺厲害的,偶然間其他人看他課本裡滿滿的插畫。畫課本這種事誰都做過,可其他人卻沒有畫的像他那麼好。在這些朋友的支持下,他才感覺自己彷彿不是一無是處,決定認真往繪畫發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oldrain720127 的頭像
goldrain720127

廢人藝術

goldrain7201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