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上跑馬燈寫著一則消防員英勇救人殉職的消息,電視前的人哭斷腸也喚不回已逝之人,而她一個人悲傷歸悲傷,還不能不堅強,因為房內還有個她才三歲的女兒。

永勳長得高大英挺,今年才二十初,正值人生最美好的時光,與妻子一起譜寫的各種美好未來都已經不能實現了,在女兒說好要陪她的生日也註定缺席了。

轉眼間時間已經過去幾個月了,文棠還是放不下,在將女兒送去托兒所,準備開始她一天的文稿工作時,她突然又一股悲傷湧上心頭,頓時又是泣不成聲。就在她陷入哀痛之中的時候,突然周遭暗了下來,本該是白日的房間不該會如此,她一抬頭竟然發現屋中憑空出現一個約莫十六歲左右的男孩,嬌小的身材有著一雙冰冷深邃的眼瞳。

 

「妳想救活妳的丈夫嗎?」男孩一開口劈頭就是這麼一句沒頭沒尾,卻帶給文棠一線希望的話語。雖然此刻她最先應該要有的感覺是防備,但早絕望太久的她,

已顧不了一切,此刻眼前不的人不管是天使或是魔鬼她都不在乎了。

「我想!你可以幫我嗎!拜託你!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別答應得太快,我要妳做的事情既簡單也不簡單,我只要妳對妳的丈夫說一些話說服他,但這些事情可能會讓妳與他都感到難堪痛苦。」

 

「對他說…我要怎麼對他說,這些日子以來我對他說了多少話,我都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聽見!

想到過往的委屈,心緒不斷湧上,文棠激動的不能自己。就在她悲痛不已之際,

卻見男孩一揚手,永勳的身形隱隱浮現,文棠眼看要衝上前,卻從永勳的身體穿了過去,而永勳也像感覺不到她一樣。

「怎麼會這樣!

 

「別急,現在的他只是一縷殘魂,需要我注入力量讓他的感官能再次跟這個世界接觸。不過這個過程對他的魂體有所負擔,每天只能維持一小段時間。所以我要妳先聽清楚我要說的話後再進入這個過程。」

 

「你說!你說!你快說!我一定都照辦!只要你讓我丈夫回來,讓我女兒還能有個父親陪伴的童年!

 

之後這個男孩離幽說出了一切,如他所預料的,文棠確實一時間難以接受,但看著眼前那個曾經讓她哭讓她笑,是她人生一切的永勳,她最後也只能含淚答應了。而後離幽也如約讓永勳的魂體現世,與文棠一談。

 

離幽的外表雖然看來是個十多歲的男孩,但其實他是活上千年的非人類, 一直以來他離群索居,避開與人類有所接觸。但離幽的身體構造與人類不同,他平常鮮少睡眠,但每百年就會進入一次百年沉眠,一次時間三到十天左右,期間若非極大騷動,他不會醒來。

可就在幾年前,從外地來此野外遊玩的幾個年輕人,不小心將炮竹射入了當時陷入沉眠的他屋內,並燒著了地毯引發火災。

當離幽從沉眠中醒來時,周遭濃煙密布,他正被進入救人的永勳抱住帶離,由於他的身體構造不同,才能在承受極大量濃煙後還存活著,不過也幾近極限,當時他就此對永勳一見傾心,這是他千年以來第一次對人動情。

 

那之後文棠照離幽所說的遠離所有親戚朋友,斷絕了跟所有人的聯絡來到異地,

她重新過著有丈夫的三人家庭生活,但只限白天,到了夜裡她的丈夫就不再屬於她,而是別人的。每個夜都讓她無比難熬,不斷地會去想像到自己丈夫永勳跟其他男人在床上的模樣。

那段時間裡,文棠白天強顏歡笑扮演著孩子的母親、永勳的好妻子,不願意讓孩子跟永勳為她擔心,但一切卻都被夜裡起床的孩子看見,她潦草的字跡寫著每一天自己媽媽在夜裡偷偷流淚的事情,於是永勳心中有了決定。

沒有跟文棠商量的情況下,永勳獨自做了決定。將離幽抱在懷中的他,看著因為有他陪伴擁抱著而幸福歡笑著的離幽,他有些不忍,但仍舊沒有改變他早已經決定的一切。離幽跟文棠一樣,隨時關注著這個他們都愛著的男人,所以不會錯過永勳每一時刻的情緒與表情。他當然知道永勳心裡有事情,但他不知道的是這樣沉重的表情背後代表的是些什麼,會不會是他藏在心中一直害怕的那件事情。

沉默一直持續著,離幽不想由自己來結束這一切,但永勳還是開了口。

「我們得結束這所有的一切!

 

「你還是開了口…你就這麼迫不急待要擺脫掉我嗎?

 

「抱歉,我無心傷害你,但我們這樣,只會讓我們三個人都像是活在地獄之中那樣痛苦。」

看出永勳意志堅定不為所動的模樣,離幽心中有數,也明白再多說些什麼都改變不了他的決定。

「我只問你一件事情,你可曾就只一秒鐘的時間也對我動過心?

 

「我不會騙你,完全沒有過,我心裡至始至終就只有文棠一個人,我對你只有感激。我們就結束吧,不要再讓我們三個都痛苦下去了。」

明明心裡早就有了答案,但離幽還是期盼能聽到個他期許著的答案,結果希望終究還是落空了,只剩下滿滿的絕望。

「好吧,那我就進行砂轉生的最後一個階段吧!

 

看著自己的身體點點化為砂而落下,永勳知道這是自己的身體將重新恢復成砂土的現象,他雖然不捨文棠,但也欣喜從此三人都能從這樣痛苦的關係中解脫了,只是臨終前看著著急落著淚向他奔來的文棠,他還是放不下。

「抱歉…文棠…」

 

「永勳!

趕不及的文棠,卻抓不住已經完全化為砂土的永勳,只能落淚,,無語。

「不要啊!

這一天,在日落永勳離開家後,文棠心中感到前所未有的不安,想起永勳一整天的異樣,跟離開前那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的模樣。而且文棠也不是都沒發覺到永勳近日來那飽受折磨的神情,所以即便知道現在不是屬於她的時間,她仍舊闖來離幽的家。

什麼都留不住的文棠,還獨自沉浸在悲傷中的時候,變故又生。

「永別了!

留下在世上的最後一句話後,離幽的身體爆開,化為點點沙塵落地,同時間永勳那本該化為砂土的身體也同時間重新聚起,再次化成肉身,這之間的關聯性顯而易見。這次永勳沒有感覺到自己這身體像是不屬於自己,而像是回到當初還擁有肉身的他。一連串發生的一切讓人反應不及,但又透露著相關聯性,文棠跟永勳不約而同的猜想到同一個答案,只是不知道離幽為什麼要這麼做。

「為什麼…他要這麼做?

 

就在一切謎題都將無解之際,離幽那化為沙塵的身體之中溢出點點藍光升向天際,從中傳出了離幽的聲音。

「是我錯了,不該勉強自己得到你,才害我們三人都傷得遍體麟傷。最後我能做的,唯有還你一個完整的身體,即便代價是獻上我自己的肉身。再會了,我今生唯一愛過的男人!

 

那之後永勳一家回到了以往的三人生活,再沒有其他人,不過離幽所留下的影響已經永遠存在他們之間,他們永遠都覺得自己幸福會愧對離幽。而永勳從前因為對文棠的背叛感而急於擺脫離幽的心情,也轉變成了一種憐惜的感覺,他在最後感受到離幽對他的愛是如此強烈,給了他無比的震撼。

 

離開人世的離幽,靈魂進入了夢境之海中,享受著上天給他的最後慈悲,在永遠的夢中,那個離幽唯一愛過的男人跟他永不分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oldrain720127 的頭像
goldrain720127

廢人藝術

goldrain7201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