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安(羅晉安)與小蔓(路蔓)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兩人的關係密切也自然而然地被周遭人湊成對,就在高一下學期的這年,突然轉學過來的向磊進入了他們的世界。

「嘿!小倆口又要獨自去哪快活啊,給不給小弟我跟啊?

相較於溫文儒雅的小安,向磊熱血陽光,總是將所有人都逗得開懷大笑,他們兩人自是沒有拒絕的理由,就這樣小安與小曼的兩人時間變成了三人行。

 

可是就在高二的那一年,一切都改變了。高二時向磊加入了游泳社,有天小安想起有東西忘記拿給向磊,心想也許練習後負責關游泳池門的向磊還在,已經到家了的他去而復返,卻看到了驚人的一幕。游池旁向磊與小蔓赤身裸體的堆疊在一起,兩人急促的喘息聲此起彼落著,小安本來該妒恨搶了他女朋友的向磊恨他入骨的,可是此刻他的眼睛卻不由自主的被向磊那健壯結實的身體所吸引而不可自拔,甚至是在腦海中想像被他壓在身下的是自己,反倒對向磊身下那個是他女朋友的小蔓無感。

 

那天後小安激動的情緒一直難以平復,跟小蔓一起在泳池看向磊練習時,他不再能像往常那樣以平常心看待,看著向磊裸著上身的模樣,總讓他一陣血脈賁張。就在小安看著向磊看得入神的時候,小蔓也發現到了小安近來時常這樣放空,尤其小安近來也不同以往的總沉默著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沒想到小安是懷著這樣心情的小蔓,第一個想到的,是她跟向磊的關係被小安知道了,所以她小心翼翼的探問著。

「怎麼了嗎,小安,看得這麼認真,你也想學游泳嗎?

小蔓第一次的問話,小安沒有回答,因為他還在自己的幻想中跟向磊激烈交纏著,於是小蔓再次提高音量問了第二次,這才把小安從美好幻想中震醒。

「怎…麼了?

 

「怎麼了?我才想問你到底怎麼了,近來時常心不在焉的,都不知道你在想些什麼。」

 

「我…沒事的…」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很久,就在某天所有人都離開,只剩小安跟向磊獨自在泳池旁時,他像瘋了似的撲向向磊,狠狠親吻著他。但只維持了極短暫的一瞬間,他馬上從自己失控的情緒中醒覺了過來,從向磊的身上退開後便急著要逃離,但向磊沒讓他能這麼做。

「點了火後你就想這樣走掉嗎!

沒能跑開的小安,被向磊用力一拉後就跌進了向磊的懷中,隨即迎上向磊那貪婪的唇,然後兩人再也放不開彼此,緊緊交纏。

 

之後每當其他人都練習完走掉,只剩向磊跟小安後,就是他們倆既激情又甜蜜的幸福時間。這段期間裡他門眼中彷彿只有彼此,都忘了小蔓的存在,總是找不到小安的她,近來向磊也都沒有找她,於是乎她打算給 向磊一個意外驚喜,決定偷偷跑去游池找他,卻在那經歷了小安也曾經歷過的那一切。

 

徹底感到背叛感的小蔓,沒有選擇將兩人的事情報告學校來公諸於世,而是直接衝了進去揭穿他們。

「你們兩個是在幹什麼!

 

「小蔓…」

 

「向磊你是不是該給我一個交代!

面對著小蔓的逼問,小安默然不語,也想等著聽向磊倒底是怎麼想的。

 

「抱歉,小蔓。我承認那時的確是我的錯,我不該那麼對妳的,可是現在我跟小安,我想得很清楚了,我想要的人是小安,我很抱歉。」

 

「錯了?不該?你到底當我是什麼!可惡!我倒要看你們能好多久!

 

那之後他們倆人與小蔓形同陌路,直到畢業前夕,班上的人說好一起去狂歡,卻成為了小安走向悲劇的開端。那天小安早就因為不支酒力而醉倒,被人給送回家裡。一大早醒來的他,頭還微微作疼,卻第一個想到昨晚離開沒有跟向磊知會一聲,但這電話卻是怎麼響都沒人接起。

同一時間裡,被接連電話響聲所吵醒的向磊,不敢置信的看著躺在他旁邊那裸著身體的小蔓,昨晚所發生過的一切開始回放在他腦海。

「妳怎麼會在這!

一股憤怒襲上心頭,覺得自己被小蔓弄了的向磊怒不可遏,朝小蔓怒吼著,小蔓倒是一派輕鬆,絲毫不以為意。

「怎麼?要怪我一人?我們到底做了什麼,也不會是只靠我一個人就能辦的。」

說這話的時候,其實小蔓心裡不是這麼理直氣壯,只是為了在氣勢上不被向磊所壓下而強撐著。昨天看著那個已經醉到分不清眼前人是誰的向磊,她心中那股不甘心驅使她做下了之後的一切,這一夜她沒有往日的歡愉與享受,只是源自於一股報復所為,折磨的不只是向磊,還有她自己。

「妳!不准對小安說起昨晚的一切!

 

「哦?嘴長在我身上,我愛怎麼說你又能怎樣呢?要殺了我滅口嗎?

 

「妳!不要太過分!小安會諒解我的!

 

「是嗎?你真的是這麼想的嗎?我看你這不安的模樣顯然並非如此吧?

向磊沒能順利說服小蔓,兩人最後還是不歡而散,而小蔓也說到做到馬上找上小安。

 

「小安你仔細聽我說,如果小蔓對你說了什麼,絕對不要聽她一面之詞,事情跟她所說的絕對不一樣!我現在不能跟你說清楚,反正你離她遠一點就是了!

結束完跟向磊的通話後,小安默然靜思,失蹤了一晚的向磊為何突然來這麼一通沒頭沒尾的電話,語氣又是這麼急躁不安呢,而這一切的謎題似乎都與小蔓有關。所以當下一通電話是小蔓打來的時候,小安接起了,並一口答應與她見面一談。說真的他雖然跟小蔓走到如今的局面,他也不覺得小蔓會傷害他,若小蔓有什麼要說的,那也是他應該要知道的事情。

 

「向磊沒有要你不要理我嗎?

 

「有…可是我,還是想聽妳說…」

 

「是嗎?那如果我要跟你說的是昨晚我跟向磊做了呢?

 

「什麼…」

小蔓的話像是穿心一刺,將小安整個人給掏空了,這樣的他沒辦法再聽進去任何的話。

「我說我跟他做了!做了做了做了!聽清楚了嗎!

像是擔心小安理解的不夠清楚一樣,小蔓把話一再的重複,不覺這話就像拿利刀不斷往小安身上割去。

「…」

 

「搞什麼,幹嘛都不說話,算了,反正我要講的話都講完了!

 

「為什麼…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沉寂了許久,在小蔓走了之後,小安的淚緩緩落下。若是說在愛裡不被愛的那個人才是第三者,從前是小蔓,而現在是他嗎?本來就因為小蔓與向磊過去的關係而不安的他,再也不知道要怎麼相信這樣的向磊。

 

之後小安日漸憔悴,也對向磊避而遠之,讓向磊連解釋的機會都沒有。就在要畢業的前夕,小安孤單的身體漂浮在泳池水面之上,震驚了整個校園。警方調查結束後的報告是說小安疑似身體不適,所以失足落水了之後也沒有體力游上來才因此溺斃,但向磊跟小蔓卻不約而同的想到同一件事情上去。在葬禮上小蔓看到向磊看著她時那怨恨的眼神,她知道自己永遠失去小安跟向磊了。

 

轉眼多年的時間過去了,小蔓已然嫁為人婦,她沒有過著那種她曾經嚮往的浪漫逍遙生活,整天都是柴米油鹽,丈夫是個長相普通、身材普通、職業也普通的平凡人。而向磊在畢業後放棄了他的游泳生涯,自毀大好前程,整日流連聲色場所,跟別人口中那些風評不太好的女生出雙入對的,他的父母也早已對他放棄,關於他的風流事蹟,時有風傳。

今年是小安逝世的第八個年頭了,一直以來小蔓都不敢靠近這裡一步,面對這個曾經他們彼此珍惜,卻後來也彼此傷害的朋友。她想著也該是為這件事情做個了結了,如她所預料的,她見到了那另一個她最不敢面對的人。

 

「妳!竟然來這裡!妳是來羞辱他的嗎!還是妳還要再來勾引我!婚後感覺到丈夫在性方面不能滿足妳嗎!所以才來找我!就向過往妳我背著小安做的一樣!

 

「你說這些是想把錯都歸咎於我一人嗎!還是你根本無法面對!

 

「可惡!妳少胡說!

小蔓的話激怒了向磊,向磊粗暴的將小蔓拖至偏僻處,就開始脫她的衣服,動機相當明顯。

 

「住手!你不能這樣對我!而且今天是小安的忌日!

當小蔓提到小安的名字後,向磊的眼神變了,變得既危險又可怕,就像是受傷的野獸般,向磊的神情既痛苦又憤怒。

「小安?他已經不在了!因為妳跟我!

向磊的話像是一把利劍般刺進了小蔓的心裡,她停止了抵抗,就像個懸絲傀儡般無力的承受向磊的侵進。

 

那之後向磊沒有放過小蔓,以小蔓背叛丈夫跟她發生關係為脅,一次一次的逼迫小蔓跟他發生關係,當然每一次的做愛都是沒有投入任何愛的,向磊當她是發洩工具般的輕辱她、報復她。

 

一段時間後,小蔓因為多日持續的身體不適去醫院檢查,卻得到了晴天霹靂的壞消息。

「恭喜妳,小姐,妳懷孕了!

 

「我…懷孕了?

看著眼前一臉迷惑的小蔓,護士小姐不明白她的反應怎麼會如此,但小蔓自己很清楚,自己這幾個月來都沒有跟丈夫發生關係,反倒是跟向磊之間有過無數次,所以這孩子是誰的也就很清楚了,而向磊的目的若是毀了她,那麼他成功做到了。

「孩子?妳瘋了嗎!妳怎麼敢生下我的孩子!

聽了小蔓所說的話後,向磊陷入了沉默,跟小蔓一樣一時之間不能接受這樣的現實,隨即轉為暴怒,拳頭就往小蔓身上招呼過去。即便是不受歡迎的孩子,身為母親的本能,還是讓小蔓掩著身子防止向磊傷及肚中的孩子。

 

知道自己這一生已經注定是悲劇了,小蔓留下一紙已經簽好名字的離婚協議書給丈夫,除了細節不提,為免丈夫不放棄她,她也寫了自己跟別人有染懷了孩子的事情,然後遠走他鄉,獨自扶養孩子。

 

時光匆匆,轉眼小蔓已經是個白髮老婦了,在醫院等待叫號去拿藥的她,就在護士小姐叫到她名字時,旁邊的老人一臉震驚地看著她。

「妳是小蔓?羅蔓?

 

「我是啊,你是?

 

「我是向磊啊。」

 

「居然是你!我還以為這輩子都不會再見到你了,等等,我兒子來了,小安快過來!

 

「小安!這是妳幫當年那孩子取的名字嗎?

 

「是啊,當時我遲遲沒有幫孩子取名字,後來想了又想,想到了小安,他叫向懷安,現在也是兩個孩子的爸了。」

 

「懷安?懷念小安的意思嗎?當年是我太偏激了,才讓妳跟孩子吃苦,妳後來怎樣了,可有再嫁?

 

「剛開始我也不打算找其他男人了,不過那時小安常問起我關於他爸爸的事情,

說他也想要一個爸爸,剛好那時我在做麵店生意,有個客人追我很勤,小安也很喜歡他,我們就在一起了,只是沒有結婚,我不想再當誰的黃臉婆了,哈哈,那你呢?

看著眼前這個跟他暢言無阻的小蔓,向磊眼中好像看到了過往三人在一起時的時光,小蔓還是那個開朗的模樣,他也還是那麼搞笑,小安則在一旁靜靜地聽著他們說。

「我啊,妳也知道的,我想我不適合跟誰在一起,就別禍害誰了,在那之後許多年後我經過朋友介紹,回去游泳界擔任教練的工作,現在也還在教一些小朋友呢。」

過往他兩人總是劍拔弩張的對待彼此,兩人都沒想到過還有一天他們能這樣心平氣和地並坐著聊天。

「媽!都辦好了,我們去拿藥吧。對了,旁邊這位老先生是?

 

「他啊,是媽媽年輕時候的朋友,改天再介紹你們認識吧,向磊我們改天再找一天來我家吧?

 

「向叔叔你好。」

看著眼前高大挺拔的小安,即便已經有了些許年紀,向磊仍能想像到小安應該也跟他年輕時一樣帥氣挺拔,看到他的第一眼,向磊最先想到的卻是當年自己盛怒下做了不該做的事情,現在很慶幸這孩子還平安的長大。

「好的,改天見,小安,你也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oldrain720127 的頭像
goldrain720127

廢人藝術

goldrain7201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