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月是在一間中小企業公司工作的基層員工,知月的父親是從日本來台經商的生意人,跟他母親一夜風流後卻拋棄他母親獨自離開,所以他從小是被母親獨自帶大的。

 

外表看起來像是文弱書生般的他,總是被那些自認為是雄壯男子漢的無聊傢伙們嘲笑。表面上看來他對所有人都相當的友善,但實際上卻是盡可能地避免跟人有所接觸。而這樣的他卻沒發現到有人正偷偷的注意著他,個頭不高的成翰,體格相當壯碩結實,相較於公司裡另一位高大帥氣,走到哪都是女孩子注目焦點的嘉紘,成翰才是知月心中的優質極品男。

 

這一天公司宣布將在餐廳舉辦聚會,讓有時間想參與的人自行前往集合,本來也準備要前往的成翰,卻看到知月不像其他人興高采烈的,似乎是打算要回家去。

「知月,你不去嗎?

 

「我…就不去了,我還是回家看電視就好。」

總是在面對其他不熟的人時會感到不自在的知月,在面對自己只敢放在心中默默思慕的成翰時,這份心情更是激烈彭湃的讓他連說起話來都微微顫抖著,深怕一不小心就洩露了自己的心事,每一秒鐘都想從這氣氛中逃開。

 

「是喔,那樣有趣嗎?

 

「我也不知道耶,有時候很無聊,有時候也有些很有趣的電影。」

看著知月呆呆的反應,成翰的嘴角頓時揚起,這就是他喜歡知月的原因了,當然他猜想知月一定沒發現,也很可能他沒有表示,知月一輩子也不會發覺。

 

「那我也一起去你家看電視吧,可以嗎?

 

「啊?」從來沒想過成翰會這麼說,此刻知月那本就不平靜的心早翻騰無比,心裡默念著幾百萬次該怎麼辦,就在他還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成翰又開了口。

「怎麼?不行嗎?

 

「啊!喔…好…好啊…」

知月的驚慌,成翰都看在眼裡,看著知月以為他還不知道的模樣,成翰偷偷地笑著。而知月面臨著要馬上回答給出答覆,最後是本能不願意拒絕這個可以讓他跟成翰處在一個空間的機會而脫口而出。

「那就這麼決定了喔!走吧!

沒有打算給知月有後悔的機會,說走就走,成翰拉著知月就往外走,兩個人的距離頓時離的極近,知月感覺都可以感受到成翰身上那血氣方剛的體熱跟混和著沐浴乳的好聞體味,讓他一陣飄飄然險些暈了過去。

 

「咦?成翰你們要走了喔,你們不去嗎?

 

「對啊,我去知月家看電影,明天見喔。」

目送著承翰與知月遠去的背影,志若跟高威面面相覷,心中都感到疑惑不解。

「是有什麼這麼好看,去吃免費的大餐都不去?

 

「難道是!那個!你上我下動來動去那個!

 

「去你的!成翰跟知月才不像你這色胚,整天就知道看愛情動作片!

 

「那你說啊!不然還能看什麼看得這麼開心!

 

「我不知道啦!反正不會是你說的那樣啦!神經病!

 

到了停機車的地方後,成翰沒有走向自己停機車的地方,反而是跟著知月走。

「就騎一台就好了吧,你要載我還是我載你?

 

「啊!喔…好,你這麼壯我沒辦法載你啦,那就麻煩你載我了。

看著知月被他嚇到那一驚一乍的反應,成翰又是一瞬差點要笑出來,然後他也很滿意知月稱讚他的體格。

 

一路上知月看著眼前那寬厚結實的背,險些要樂暈過去了,兩隻手不知道要抓哪裡才好,當然他也不想摔下車去,只好輕輕拉著成翰的衣角,誰知道成翰卻突然抓住他的手拉向前。

「抓好啊!不然要掉下去了!

 

「好…」

既然成翰都這麼熱烈地邀請了,知月當然也就沒有不把手伸過去的理由了,他緩緩將兩手環抱住成翰的腰,還隱約感覺到成翰腹部鼓起的結實腹肌。

 

「進來吧。」

一邊走進屋裡的知月,回過頭去看著這個第一個踏進他家的男人,有著奇妙的感覺,一股幸福感由然而生。

 

兩人相鄰而坐,一開始知月始終不能專心看電視,一直想到這個讓他臉紅心跳的男人就正在他身旁。但一會後,看得入神的知月,也就漸漸進入渾然忘我的境界,整個注意力只在眼前的電視螢幕,直到不知何時成翰默默地牽起他的手,才讓他又從電視的世界裡把注意力轉向眼前人、他一臉驚訝的轉頭看著成翰,成翰倒卻是一副不動如山的表情。

「怎麼了?

被成翰這麼一問,知月反倒好像是反應過度了,他想著是要抽回自己的手呢,還是也跟成翰一樣假裝若無其事好呢,最後他順從了自己的心之所向,任由著

成翰牽著。

而就在下一瞬間,不知道何時,兩人已經發展成赤裸身體疊在一起的狀態。

「這樣…好嗎?我們…兩個…」

 

「為什麼不好?你討厭我嗎?

 

「怎麼會!一點也不!我很喜歡!

相對於知月的不確定,成翰的反應直接多了,也連帶地影響了知月將心中的情感脫口而出,當他察覺的時候話早已經出了口再也藏不了自己的心意,成翰則是很滿意地笑了。雖然預計這話本來是要由他先開口的,不過現在也還不遲,了解知月個性的他馬上表態平撫知月不安的心。

「我也很喜歡你喔!

跟成翰兩雙眼睛相對著,看著他這認真無比的眼神,知月知道他所說的都是真的,不用懷疑,知月頓時笑開了。這時的知月,心想就算一生只有此刻的幸福也夠回味一生了。

 

「可以嗎?

成翰有禮貌的徵詢著知月的同意,但早已經被成翰給扒光的知月,只覺得成翰這壞小子是明知故問,所以賭氣不說話,只嘟著嘴恩了一聲,誰知道成翰玩上癮了故意佯裝聽不見。

「快回答我啊!

 

「哼!

 

「你不出聲那我就當你同意了喔!

心裡當然明白知月那倔強的個性若不是心理有著他也不會任由他脫去衣服,成翰一路溫柔的輕吻著知月,沒有只是急著發洩

 

完事後兩人緊緊擁著對方,知月臉上滿溢著幸福的笑容。就在這時候,心血來潮的成翰又給他神來一筆。

「我的身材很棒吼,你很愛對不對?

 

「才沒有呢!誰稀罕!」嘴裡說是不稀罕,可知月緊緊抱住成翰的手卻是一點都沒有想鬆開的意思。

「哦?真的不稀罕嗎?看起來你的身體誠實多了喔!

 

「哼!

 

「好啦!我們彼此彼此啦,我也很『稀罕』你的喔!

 

後來兩人也沒有正式說好要交往,就這樣在一起了,在商討後決定為了免去舟車勞頓的時間,知月就搬去了成翰家裡,常被成翰說知月是被他綁了的肉票。

「唷,小倆口又出雙入對喔!」望著成翰跟知月近來常常如影隨形,高威忍不住調侃一下兩人。

 

「對啊!等要辦喜事的時候我再通知你們喔!記得多包一點喔!

大多數人對矢口否則才會被引起興趣來窮追猛打追問到底,成翰毫無避諱的反應,反倒讓其他人不會去懷疑他們兩人真正的關係,倒是知月對成翰這麼坦然的承認目瞪口呆。

「幹嘛,很奇怪嗎?全公司都公認我是你男人了,還不快跟我回家!

對於這個有時像是天使般溫柔地讓他都要化掉似的,不時又偷偷使壞的壞小子,

知月也只能認了,誰叫自己放不開他呢。

 

「有人會用太陽與月亮來一對情人之間的關係,若知月你是那輪明月,我便要做那太陽,不是永不交集的日與月,而是在你還需要我的時候,我便會竭盡自身全力給你所有需要的光與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oldrain720127 的頭像
goldrain720127

廢人藝術

goldrain7201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