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第一次跟父親漫長的談話後,溫爵急奔著回到子平的家,眼角掃到牆上月曆,明天的日期被紅筆用大大的圈畫起來,並寫著七夕兩個字。溫爵這才想到這是他回國以來跟子平過的第一個七夕。回想去年與過去幾年,每年他都婉拒他人的邀約,一個人窩在房間裡與子平視訊,一路聊天到天亮,那在當時對他來說就已經是最大的幸福了,突然靈機一動,他心裡有了想法。

 

一大早做好準備的溫爵就急著把子平給挖起來,從棉被裡探出頭來的子平茫然地看著他,對上已經換好了衣服對他笑著的溫爵。

「幹嘛啊?我今天排放假了呢?」

 

「我當然知道你今天放假,你為這天準備這麼久了,我當然也不能讓你失望了!」

聽到溫爵這麼說,本來還睡眼惺忪的子平頓時張大了眼。

「你…」

 

「好啦!我先承認,我本來也忘了今天是七夕,是看到你牆上的記號才想起來的,不過我昨晚把事情都排開了,我想你安排的也是在晚上吧,那白天就跟我走了!」

 

「要出去啊?我本來還想說在家煮一頓大餐邊看電影的。」

子平本來就不喜歡去人多的地方,所以也沒想過跟別人一樣要去什麼大餐廳,還是什麼景點的,對他來說兩人之間的相處時光就是最大的幸福。

「還是可以啊!晚點我陪你去一起買需要的東西,你負責煮,我幫忙當助手!」

既然溫爵都安排好一切了,子平也沒有拒絕的理由了,兩人各自換上最喜歡的衣服後,踏出了家們口。兩人不管其他人的眼光,牽著手滿大街的逛,本來子平還是有點不太敢的,但溫爵先牽起了他的手,像是把勇氣注入了他的心中。

經過一處在辦活動的地方,台上是一對一對的異性戀情侶們,似乎是情人節的特別活動,就在這時眼尖的主持人看到了他們。

「那邊那對!你們是一對沒錯吧!不要騙我說我看錯喔!我眼睛可是超雪亮的喔!」

主持人逗趣的說詞逗笑了兩人,還在猶豫間主持人又開口了。

「不是說了叫情侶上台來嗎!你們還不趕快上來,難不成還要老人家我下台去請你們上來!」

知道子平向來低調,溫爵看向他,見子平搖搖手笑著拒絕,他正要拉著子平離開,這時台上的情侶們一擁而來,熱情地將他們往台上拉,最後兩人直感盛情難卻跟著上了台。

在台上子平還猶豫著是不是該上台。

「那個,可是我們…」

 

「這兩位小哥也真是的,不是就說了今天這裡是情侶們的舞台嗎!你們難道不是情侶們?大家說你們覺得他們是不是!」

主持人使勁一喊,台下也很配合的一呼百應。

「是!」

看子平緊張不安的模樣,他身旁的女生輕輕抓起他的手。

「啊?」

 

「不用擔心,現在都什麼年代了,以後大家也會更明白這不是誰對誰錯的問題。其實我的弟弟也跟你們一樣,不過現在我不擔心他了,我知道他會找到自己該走的路。你們雖然似乎跟我們並不一樣,不過我們同樣只是愛著另一個人如此而已。」

子平從來沒有一個像這樣的姊姊,所以也不會有人像這樣跟他說這些,這位陌生的女生手像是有魔力般將勇氣傳送到他的身體,讓他的不安漸漸消失。

「謝謝,我會加油的!」

第一次看到子平在陌生人面前露出這麼開朗的笑容,溫爵也向這位熱情的女生跟她的情人點頭致意。

 

隨後兩人按照原本子平計畫好的,一起到了賣場採購,本來該是一個人的行程,因為身邊多了一個人,一個對自己最重要的人,讓這段時間變得更有趣。本來只是子平來採買晚餐需要的食材,兼添購一些家裏缺的生活用品。但有了溫爵的參與,他們一路買一邊討論,卻更像是在描繪出他們的家該有的模樣。

「買這個好不好?你喜歡的風格,還可以吧?」

看著一旁排列著的寢具,想到溫爵已經是人都搬進來了,大有要在他家長住就不離開了的模樣,

子平忍不住地走了過去,想著或許家裏該多添一些準備給溫爵的東西了。

「不錯啊,我還蠻喜歡的。對了,你喜歡吃櫻桃不是嗎?剛看到有人買,我們等等經過也買一些回去吧。」

跟往常買自己所需要的東西不同,此刻的兩人買東西時彼此都會去想到對方,共同參與著彼此的人生。

 

而回到家中後,就像溫爵說的,他讓子平發揮,自己則適時的在一旁扮演著得力的助你手幫忙,

儘管不是什麼專業的,做起來倒也有模有樣的,讓兩人不約而同的回想到初相識的那天,兩人一起在廚房裡一邊打鬧一邊互相了解的畫面。

「還記得你那時瞎幫忙害我更忙的事情嗎?」

故作責怪語氣的子平藉機取笑的溫爵。

「哦?那你還記得是誰把我的好意放在地上踩了?」

不讓只有子平取笑自己,溫爵也如法炮製的學子平翻起舊帳來取笑他。

「啊,都煮好了我們去吃飯吧!」

 

「喂!幹嘛假裝沒聽到呢!很奸詐耶你!」

吃完飯後,溫爵硬是擠到了在洗碗的子平身旁,說要加入洗碗的行列,不過家裡的廚房可不像外面生意場所有兩個洗碗槽,兩個硬擠在一起其實根本洗不了碗,從頭到尾像是回味當年打鬧的時光,兩人擠來擠去的,用了十幾分鐘才把碗給洗完。

「看看你這幫倒忙的!害我幾個碗盤洗了超過十分鐘!你給我滾去牆邊罰站!」

看著子平像是在教孩子一樣似的,溫爵在一旁偷笑著。

「很好你還笑!」

被激的子平,手重新放回關上的水龍頭去,水嘩啦嘩啦的重新流出,然後全讓子平送往了溫爵的臉上!

「我怕你笑得太用力!我幫你臉部放鬆一下!」

而溫爵也起了興頭,馬上衝過去也跟子平搶起水龍頭來,兩人就這樣像小孩一樣玩起互潑來玩的不亦樂乎。就在這時門鈴突然響了起來,看著子平一臉疑惑的表情,溫爵猜想他也不知道可能會是誰。

「會是誰?」

 

「不知道耶,我家不太會有人來的,除了秉傑也不會有其他人來了。」

 

「啥!又是秉傑!他到底一個禮拜是來你家幾次?他把這裡當自己家出入了?」

知道溫爵吃醋症又發作了,子平當然不會跟他說秉傑確實是都把這裡當自己家出入了,刻意不回答他的問題,子平前去開門一探究竟。

「抱歉,打擾你了,請問是莫子平先生嗎?溫健先生寄給你的包裹。」

 

「我爸?他寄什麼給你?」

在快遞走後,子平一邊走進來一邊拆著包裹,聽到快遞說的話,溫爵也湊上前來看,子平拆開來看後發現是兩套西裝。

「哇!這質料不是蓋的,設計也很棒!看來像是找設計師特別訂做的呢!」

就在溫爵把西裝拿起來看的時候,子平也拿出夾帶在盒子上的信來看,信裡寫的是溫健要寫給子平的話。

「子平你好,我是溫爵那個嚴肅不懂得怎麼對人好的父親,我很抱歉之前對你做的一切,那都是因為在當時我自以為是對溫爵好所做的選擇。我很高興從溫爵那聽說你願意原諒我,所以我也想為你做些什麼,想來想去,我這俗氣的老頭子還是只有錢而已,我特別選了兩套西裝送給你們,不管你們將來是不是會考慮到國外結婚,我想還是先幫你們備著也好,其實我也對你真的不了解,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總之我衷心希望你們能夠幸福。」

看完信後子平深受感動,也許是基於子平對溫爵父親唯一的印象是之前見他時那跋扈強勢的模樣。

「我爸是寫些什麼?你看得這麼認真,淚都快滴下來了呢。」

 

「沒什麼啦,就是些體己話。」

 

「體己話?我老爸寫得出來那種東西喔?我看看!」

才說要看不等子平同意,溫爵就一把將信給搶了過去看。

「是還真沒寫什麼,不過這樣的他我還真不習慣呢,倒是他還想到結婚去,還蠻讓我意外的,那既然都提到了,子平你覺得呢?」

 

「其實結與不結也不是這麼重要,對我來說重要的是你怎麼想,那些形式上的東西就不在我考慮的範圍之內了。」

 

「是喔,我也是這麼想,反正我們還年輕還大有時間,這些事情我們可以慢慢想好好討論沒關係,你也來看看西裝吧!」

 

「這很貴吧?」

知道溫爵向來用慣高級的東西,會被他說上是品質好的一定價值不低,子平東西拿在手裡有種不知道該不該收下的遲疑,而溫爵當然明白這點。

「不用想了,我們就收下吧,不要去想太多,就只當這是我爸的一片心意,你收下他才會感到安心。」

確實本來子平還猶豫著,聽溫爵這麼說後才放下心收下。

「喔,好吧。」

 

結束所有事情後,兩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電影裡主角相擁,電影最後是兩人一路從兒時相伴到老的過程,溫爵與子平同受感動,身體往彼此身邊靠近。

「我們也會像那樣相偕到老嗎?」

子平那像是期待又帶著不確定感的話,聽在溫爵耳裡,他抓著子平的手抓得更緊了,從前他錯過了對子平表達感情的機會,這次他可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讓子平一個人難過了。

「你的手!我是再也不願放開了!」

聽到了自己最想聽到了的答案,子平笑了,他開口再問出一直沒能得到答案的問題。

「那…我們是什麼關係?」

 

「那還用說,你是我的情人、我的戀人、我要相偕一生的人,我永遠不想放開手的人!」

終於,子平等到了他的答案,溫爵走到了他的歸處。

 

「對了,突然想起從前陪你去的那個小吃店!不知道是不是還開著?」

 

「其實我偶爾還會去呢,有時懶得自己煮飯或是要在公司加班的時候,你都不知道老闆娘還真把她兒子抓去店裡了,現在她已經放手讓兒子經營自己退為助手了,一開始她兒子還十分不情願的,現在也做起來有模有樣了。」

 

「好懷念喔,明天我們一起去吧!」

對於子平所說的溫爵無法體會,比竟他關於小吃店的記憶還是停在學生時期,只能靠子平講的內容來想像,就在他回味過去學生時期與子平去打工的一切,子平接下來的一句話讓他像被澆了一頭冷水。

「好啊!也找秉傑一起去吧?他常常也沒有去吃飯。」

 

「你故意的吼!才不要!那是屬於我們倆的回憶!誰都不給去!」

 

「哈,真是個小氣的男人呢!我怎麼會這麼喜歡這樣一個小氣的男人呢!」

 

「能怎麼辦呢,誰叫我帥氣迷人讓你戒不掉呢。」

 

「真不要臉。」

 

「我願意為你不要臉一百次、一千次,直到永遠喔!」

看來像是回應子平所說的話,其實溫爵是藉機懲罰剛才子平的惡作劇,他用行動來體現。

「不要脫我的衣服啦!色鬼!」

 

「能怎麼辦呢?我就是不要臉啊。」

 

「啊!救人啊!」

子平沒有說出,其實那間小吃店在溫爵出國期間他帶快餓死的秉傑去了無數次了,要是時機不湊巧的話,他們去的時候還可能看到正在那吃飯的秉傑,當然子平也不打算告訴他,心想等溫爵看到後一定很有趣。

 

離開後褚雨來到了其他公司,在那他險撞上一個人,幸好及時避開了,才沒有兩個人撞在一起。

兩人都覺得對方似曾相識,其實他跟又霖並非第一次見面,

第一次是在他還沒被溫爵轉去當他的祕書前,

溫氏企業送貨的又霖,義不容辭的幫吃力換飲水機用水的褚雨俐落的換好,然後轉身便走了,褚雨根本連他長怎樣都沒看清楚。

第二次是在又霖又送東西到他們公司時,剛好櫃檯在忙,

東西又是給溫爵的,他就幫忙收了。而第三次又霖雖然是送東西到他家,但當時他不在家於是由管理員代收了。就在又霖送完東西後,與剛回家的他在路上擦身而過。

 

看著褚雨同樣一臉疑惑的看著他,又霖先開口了。

「請問怎麼了嗎?」

 

「抱歉,我總覺得在哪裡看過你!」

 

「是嗎!原來不是只有我自己一個人這樣想,對了!你之前是不是在溫氏企業工作!」

 

「對啊!你認識我?」

 

「豈止認識!」

又霖記起當時看到褚雨在艱辛的換著飲用水,看著那瘦弱的身影,讓他忍不住地要上前幫忙,而後來又來溫氏時,正苦惱著貨品沒人簽收,褚雨就出現了,當時褚雨不知道在簽名時自己一直看著他,那時他確定褚雨根本不認得他。

「什麼!抱歉!我真的沒認出你來!」

感覺自己好像接受了別人幫忙後輕易忘得一乾二淨那種人,褚雨一臉的不好意思。

「那麼抱歉的話不然請我吃頓飯吧!」

也不知道是隨口說說的而已,還是認真的,又霖突然講出這樣的話,褚雨感覺像是心跳漏了一拍,這種情況唯一一次是發生在溫爵把自己調去他的辦公室見到他的那時。心裡想著搞不清楚眼前這男人到底是什麼意思,看起來他又不是那種斤斤計較要賺一頓飯吃的人,到底是純粹想一起吃頓飯,還是帶有什麼特別意思的邀約他也想不明白。

「怎麼?不要喔,沒關係啦,不勉強的,我也是提提而已。」

看著褚雨突然皺起眉來,心想可能是自己的要求太強人所難了,又霖明確的表達出自己的想法。

「不,不會的,你不要在意,我會再傳訊息給你,你留個聯絡資料給我吧。」

寫完資料後又霖交給褚雨後準備離開,褚雨看了看時間,然後叫住了又霖。

「等等!」

 

「啊?怎麼了嗎?」

 

「其實我也是正要出去吃午餐,要不然就一起去吃吧。」

聽著褚雨說的話,又霖笑了起來。

「當然好啊。」

那天中午是褚雨吃的最開心的一頓飯了,剛來到新公司人生地不熟的他,總是一個人默默地吃著飯,今天卻有一個跟他一起有說有笑的,尤其又霖還蠻會逗人笑的。曾經他也希望溫爵能跟他是像這樣的相處模式,有時看著其他情侶之間打情罵俏的模樣,讓他不禁一陣感傷,想著自己是不是不可能擁有這樣的幸福。當時早覺得自己跟溫爵可能走不長久了,才想跟他一起出遊製造兩人之間共同的美好記憶,當然說是共同的,

他是覺得可能比較像是自己一廂情願。不過最後卻連那個機會也沒有了,也讓他更確定自己跟溫爵似乎注定無緣。離開溫爵的他,本來沒有想過要再投入另一段感情中,甚至應該是說悲觀的覺得也許自己不可能擁有愛情與幸福。

 

結束這頓午餐後,褚雨再一次地為之前又霖的幫忙道謝,然後兩人便分開了。回到車上的又霖,

還感慨著兩人的緣分還真深,不知道是不是還能有下次見面的機會,突然手機鈴聲響起,又霖發現是一則新訊息,而傳送的人正是褚雨。訊息的內容是褚雨覺得今天時間太短,沒能好好請又霖吃一頓好的,想問看看是不是方便再找一天請又霖吃飯。又霖的回答當然是好,當下興奮的大喊出聲,恰巧一位女孩從旁經過,被突然的聲響嚇了一跳趕緊跑掉,發覺自己失態的又霖尷尬地笑著。

「呃,好像太興奮了,哈哈。」

 

在機場裡,本來是秉傑送空姐女友上飛機的感人畫面,

本該是期待下一次再見的台詞,在秉傑的自以為幽默下,

把話講的像是既冷漠又討人厭,讓本來笑臉以對的女友頓時變臉,

恨不得從沒有認識這個人。

「唔!耳朵好癢!是哪個女的又在說我壞話了?」

 

「什麼女人!你給我說清楚!」

沒察覺到他面前的女人已經收起了笑臉一臉嚴肅的樣子,秉傑還是一副無所謂的態度。

「就以前一些女朋友啊!妳也知道我在妳之前交過其他女朋友不是嗎?」

 

「你!一定要在我出國前跟我說這些無聊的話嗎!」

 

「幹嘛大驚小怪的,妳真是沒有幽默感呢,妳這樣不行喔,會讓人相處起來感到壓力很大呢。」

在最不該指責對方的時候指責對方,向來是秉傑樂於去做的傻事,儘管結果總是慘澹收場他還是學不會教訓,又或者根本就是故意為之的。

「你這渾蛋!以後不要再見面了!」

 

「你看你看,那個人被打了耶!」

 

「被人打還笑得出來?他是不是腦袋有問題啊?」

又一次被人甩巴掌!周圍的人用同情的眼神看著秉傑,

他卻只是擺擺手一副無所謂的模樣。

「哎呀,又搞砸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誰叫我就是不會講好聽話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oldrain720127 的頭像
goldrain720127

廢人藝術

goldrain7201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