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日子這樣一天一天的過去,以為有一天時間會沖淡一切的時候,突然從溫家那邊打來一通緊急的電話。

「少爺啊!我是劉嬸啦!家裡這家好像出了什麼大事,有個男人來了之後,老爺看起來很生氣,暴跳如雷的叫你一定要現在馬上回來!我看真的很嚴重不是開玩笑的,拜託少爺你無論如何都回來一趟吧!」

與劉嬸結束電話後,溫爵也感覺相當納悶,他那父親發起火來可不是蓋的,這他不是不知道,不過從今天劉嬸這樣急迫的態度看來,可能事情真的像她講的不同凡響,他想不到會是什麼人能讓父親發這麼大的火。

「這老頭子是在搞什麼鬼?好吧,我就回去看看是怎樣。」

 

「怎麼了?」這一天本來溫爵已經跟褚雨說好了要帶他去他一直想去的山上看風景,

這時褚雨已經穿戴整齊準備隨時出門了,這通電話偏偏來的怎麼不及時,讓溫爵左右為難了起來,不過褚雨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後,卻表現的毫不在意,讓溫爵由衷的感謝。

「抱歉了!我們再找時間去吧!」

 

得到褚雨的諒解後,溫爵就趕著出門去了。

望著溫爵離開的背影,直到他離開後褚雨的表情才從釋然變成落寞。

「一定會有那一天的吧…」

 

將溫爵叫回家後溫家父子坐著聽這男人講關於溫健過世妻子的事情,

溫健的表情相當凝重,看著眼前這個自己完全不認識的人,自己卻要聽他說妻子的事情。一開始聽他提起妻子的名字,怒意頓起,心想這個人難道就是那個害自己婚姻破裂的元凶。但在他講來似乎又不是怎麼一回事,雖然妻子的名字叫在他的嘴裡還是讓溫健莫名的不悅。

「我希望你們做好心理準備,聽了不要太激動,我要說的是一段跟你們想像完全不同的事實,內容可能會讓你們一時相當難以接受。」

 

「要說你就快說!不要賣什麼關子!我還撐得住!」

從這個人的述說中,他們得知一段隱藏在傷痛過往背後的真實故事,

當年溫爵的母親李薔得知自己不久於人世,知道丈夫有多愛自己

而孩子也需要人照顧他,李薔做了個決定,營造出自己似乎紅杏出牆的假象,期間她要假裝自己冰冷無情,

然後便就此離開家裡,希望能讓溫健對她失望放棄她,然後為自己的孩子溫爵找個新媽媽好好照顧他,代替她成為自己無法繼續擔任的那個好媽媽角色。這是她在面臨生命將盡,心中唯一敢有的小小期望,這對一個即將不得不與丈夫孩子分開的她是多痛苦艱難的事情。

 

文華跟李薔是從小就認識的青梅竹馬,一直暗戀著李薔,她一直是他最希望的結婚人選,但沒有勇氣表白自己的心意,後來被溫健捷足先登,但他還是一直把李薔把在心上, 一直沒有接受其他的女人。

除了不忍心拒絕李薔的請求,也是基於私心希望能在她僅存的時光陪著她,他在李薔最後的日子裡一直陪著她,直到她離開這個世界,期間也不斷聽著她說著對丈夫與孩子的不捨

 

送走李薔後他也出了國,一方面是國外有好的工作邀約,是跟留在國內的待遇完全不能相比的。

同時也想離開這個讓他傷心的地方。

多年後回國,他想起李薔臨終前一直很放心不下自己年幼的兒子,

所以他一回國就託人打探,然後也陸續知道溫爵跟溫家的事情。他知道這對父子間的矛盾是因為李薔後,心想這一切必定不是李薔所樂見的,所以決定要坦白一切,解開這個瞞了許多年的誤會。

 

知曉真相的溫健,不能接受自己一直以來錯怪這樣深愛自己的妻子,一想到妻子離開的時候自己不在她身邊,就這樣讓她一個人痛苦地離開,讓他不能接受,激動的抓著文華大吼,像是很不得把人給撕成碎片一樣

「你怎麼可以!誰准許你這樣做的!我才是他的丈夫!她是我的妻子!

被溫健這樣對待,文華只是由著他發洩,因為知道自己確實不對,當初也是懷有私心才答應配合的。如今心智已經大為成熟的他,想起當時只為一種像是把被搶走的玩具搶回來般的小孩幼稚想法,也不勸李薔再多想想,他無法否認當時的自己有過不正直的想法。

 

「媽…我都不知道…我怎麼什麼都不知道…」

同樣因為知道真相而震驚的溫爵愣在一旁,不能接受自己一點都不明白母親的苦心,

還時常怨恨母親拋棄自己跟害他被父親冷落一想到那些自己在埋怨母親的歲月裡,

母親是怎樣辛苦的跟病魔奮戰而痛苦著,他就厭惡這樣的自己,淚早已不自覺地流下

 

激動衝出家門的溫爵,最後來到的地方是子平的家。

一開門發現是溫爵,子平有些驚訝,尤其是溫爵的表情看起來這麼痛苦,像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他還沒來的及開口問,嘴已被溫爵的嘴給填上。

「呃!」

知道自己不能這樣,子平想把他推開,但怎麼也推不動緊抓著他的溫爵。想像溫爵是遇到多大的事情才會這樣,而他來找的人卻是自己,

子平放棄了掙扎,任由溫爵想怎樣就怎樣,只要這樣能夠撫慰溫爵那顆受傷的心就好

 

一夜過去後,兩人的心中同樣千頭萬緒,溫爵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最後他只說了一句話。

「你!等我,我一定會給你個交代的!」

溫爵的語氣堅定,象徵著他的決心。

「好!我等你!」這是子平心中想說的話,但他沒有說出口,他怕一但說出,心中就有了期望,也給了溫爵壓力,只是靜靜的目送溫爵離開,那個無論以前還是現在都最愛的人

 

與溫爵分開後,人在上班的子平,心卻像是已經不在他身上,察覺他異狀的語薇默默的坐在他身旁,一臉苦惱的表情,像是在想著要跟子平說些什麼,隨後曉璇跟李蕾也來到。

「是子平跟語薇耶!那兩個人是什麼表情啊?我們也進去湊湊熱鬧!」

 

「妳真是的!」

嘴巴上講曉璇,李蕾卻跟著進去了。

「其實…我是同性戀!」

看了看屋裡的幾個人,子平突然冷不防的口出驚人之語,正喝著水的曉璇被嚇到突然噴了出來,要不是李薔閃得快,險些就被噴中了,

雖然她早就猜到了,但子平這樣突然的自白還是讓她一時沒能反應過來。不過比起她,

感到最驚訝的應該是此刻一臉震驚表情的語薇了,看她這個樣子曉璇就知道了她肯定從來沒發現到,尤其是她那一眼快哭出來的樣子,讓她想到自己學生時期得知喜歡的學長喜歡別人的樣子。所以基於對子平身為同事的義氣,與作為語薇前輩的義氣,她說出了下面的這些話,雖然是說給子平聽的,也是順便開導著語薇。

「子平啊!坦白說我很高興你會跟我們說這些,我像這些話你也不會是能隨便講給一個人聽的,起碼你至少不會想跟溫娜那八婆講,我說的對吧。」

看著子平點了點頭後,曉璇又繼續說了下去。

「所以我相信你是相信我們才能夠對我們說這些話的,我想你也不可能是會平白無故說這些的,人要鼓起勇氣說出一些話,都是有原因的,我想你也很想要能把這些事情告訴別人,能有一個出口,你就說吧,我們都會支持你的。」

 

「對啊對啊!子平你就說出來吧!我跟語薇都會支持你的!語薇妳說對吧?」

 

「啊?對!我會支持你的!」

還正想著曉璇所說的話,一時還沒反應過來,但仔細問著自己心中的答案,她想她是願意支持子平的。受到鼓勵後,子平像是得到了勇氣,開始簡單的說起自己跟溫爵一切,以及面臨到的困境,三個人很認真地聽他說著,曉璇也為他分析起來。

「說真的,雖然我沒見過子平你說的這個男的,不過比起許多人所遇過的,這個男的還真的是個極品,每個人總是有些缺點的,我想這點對你們不會是什麼問題的。至於他跟另外一個人之間的關係,那就是他們之間的事情了,我想他知道怎麼解決的,否則這樣的人也不會值得你喜歡了。我想喜歡一個人本身就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不用因此去折磨自己,因為自己喜歡一個人的心意而痛苦著。說起來要是你自私點,你根本不用去想是不是自己妨礙了他們的感情,就我來看那個那個男人的心從頭到尾都沒離開過你,又何來是因為你才妨礙了他們的感情,雖然這樣講是對另一個人挺殘酷的,

但我所感覺到的就是如此。」

 

「嗯,我知道了,謝謝妳,曉璇,我自己會好好想想的,還有妳們,李蕾、語薇,我一直以為我是自己一個人,謝謝妳們這麼支持我,我先出去了。」

就在子平離開了之後,故作堅強的語薇臉頓時垮了下來,心中有數的小璇跟李薔分別坐近到她兩旁,輕輕拍著她的肩膀,看著兩人一副心中有數的模樣,語薇知道自己的秘密根本就不是秘密了。

「語薇啊,不要難過,喜歡上一個不喜歡妳的人不是妳的錯,我相信妳當初會喜歡子平也不是因為認為他一定會喜歡妳的不是嗎?我剛說給子平聽的那些話也是同時說給妳聽的,誰沒有過那樣的經歷呢,妳應該不知道李薔之前很喜歡一個男的,結果最後發現對方根本有妻還有子吧,最好只能強迫自己收回那些已經付出的感情了。」

 

「對啊,想當初我那麼天真,還不了解一個人就投入了一切,最後整天灌醉自己跟瘋子一樣發瘋,結果還不是走過來了。不對!妳幹嘛突然爆我的料!這樣我以後怎麼在語薇面前做人!」

 

「我頂多爆一半而已,後半段都是妳自爆的喔。」

 

「呃…」

就在曉璇與李薔一搭一唱下,也是多少聽進了曉璇所說的話,語薇慢慢釋懷了。可是就在這片溫馨氣氛的情況下,最不該在這時出現的一個人來了。

「唷!真好命呢,大家都在外面拚死拚活的做事,有人自己在裡面混得很爽就算了,還帶壞新人一起混,這樣下去這間公司不倒也難呢,老闆要是知道肯定會氣死喔。」

聽著溫娜尖酸刻薄的諷刺,並語帶威脅的語氣,在場幾個人臉色都不好看,知道自己今天的確在裡面待的久了些,語薇自覺理虧,不過曉璇跟李蕾可不吃她這套,毫不客氣地反擊。

「是啊!是該趕快出去了!這裡面突然瀰漫著濃厚的妖氣,再不走可對身心有壞呢,我們快走吧!」

 

「曉璇妳說的對,我快喘不過氣要窒息了,語薇妳快跟我們出去!」

 

「什麼!妳們兩個講什麼!妳們給我小心一點!」

 

「好吵喔,是哪家的瘋狗在亂叫啊,曉璇妳有聽到嗎?」

 

「有啊,還不就是那隻喜歡利用別人跟踐踏別人的骯髒狗嘛!」

 

 

母親的事情讓溫爵想通了,他不想後悔,

也不想把一個心中有別人的自己塞給褚雨。他決定要跟父親說清楚,然後再去取得褚雨的諒解

再回到家時,家裡變得有點不一樣了,許多擺設的東西不是換了就是不見了,也多了很多留下的痕跡。

溫爵知道這必是家裡曾經經歷過一場天翻地覆後才會如此,他當然也能猜到以當時父親之氣憤難耐,周遭物件難免遭殃,即便是已經有人趕快收拾過了,很多已經留下的痕跡還是來不及處理完。這種事情其實很多年前也曾經發生過那麼一次,也就是溫健誤以為妻子不忠那時發生的,

當時還年幼的溫爵,看到不同平常樣子的恐怖父親,嚇得頓時大哭了起來,卻因此更激怒了氣頭上的溫健對他大罵,林伯連忙來把孩子帶走,溫健也就不好意思追上去繼續罵,但當時的情景至今仍令溫爵難忘。

 

知道父親生起氣來會是怎樣,也明瞭現在不是個談這件事情的好時候,但一股因為失去母親的遺憾,讓他感覺彷彿現在不留下子平,自己與他就將成了一生的遺憾。抱著可能會被父親狠狠責怪的心理準備,他還是走進了父親的房間,更直接挑明了自己的來意。

 

「是嗎,你還是放不下那孩子嗎,也許我不該怪你的,你不過是跟我一樣,我這輩子也是只守著你媽媽一個人,別的女人就算再怎麼想黏上來,我連一瞬間都沒動過心。只不過你喜歡的人不是大家所能接受的而已,雖然很多我還是不懂,我也不知道以後我會不會懂,

不過我想現在你該做的,不是在意我或其他人怎麼想。

我不想你像我一樣什麼都留不住……我當時怎麼會這麼愚蠢。

父親過於平靜的態度,完全出乎溫爵的意料之外,讓溫爵可以想像到父親是受了多大的打擊,才會變得像現在這樣,這時他才驚覺自己過於自私,只想著他跟子平的未來,在這關鍵時刻卻沒去顧及到同樣跟他一時難以接受的父親。總是看到的只有強悍專制的父親,讓溫爵有時也忘了自己的父親也不過只是像別人父親一樣的普通人,會憤怒會傷心。

 

「爸…你沒有什麼都留不住啊,雖然我不能代替媽在你心裡的位置,

但我會留在你身邊的,以前是我不對,都不懂你是有多痛苦,還把你當仇人一樣的對待,我以後不會再這樣做了。」

強忍住要衝上前去抱住父親的衝動,畢竟他跟父親都不習慣這樣,感覺此刻在他面前的父親多脆弱不似以往,像是個生了一場大病的人一樣。

「行了,別說了,你老子不是一時半刻就會離開你,

你還是快去留住那個你們心心念念的人吧。」

 

「你老子?爸你還會說這種話喔?」

你老子這種話溫爵以前是常聽人說過,不過像他家老爸這種注重形象的人可不曾講過這種話,現在從他老爸嘴裡聽到,溫爵還真覺得很不習慣。

「幹嘛!我不是你老子嗎!難不成我還是你爺爺不成!少廢話了你還不快去!再不走我要改變心意了喔!」

其實自己還真是因為不習慣怎麼當一個爸爸,剛好想到一般人家裡好像都會這樣自稱你老子,他也想這樣是看看能不能拉近兩父子間那隔離了幾十年的距離,誰知道在別人嘴裡講來理所當然的話,從他嘴裡講出是這麼拗口,被溫爵這麼一提,他自己都感到尷尬了起來。

 

「謝謝爸爸!我就去告訴他!」

看著急奔離開的溫爵,溫健凝重的臉上又帶著一絲寬慰。

「臭小子!跑這麼快,我這麼做也不知道是對還不對,不過我還是希望放手讓你為自己的人生拚這麼一次,不管結果是好是壞,至少你徹底的努力過了,就算沒有美好的結果,我相信我的孩子挨得住的,這世界上本來就沒有什麼永遠順遂的愛情,在跟你媽分開前我也沒想過我們後來會變成那樣呢…」

溫健回憶起當年的他們,他不擅於表達自己的感情,但也不用講太多,李薔就都懂得,

相對被動的他其實常覺得對不起李薔,當時他還天真地想著只要以後他對李薔更好就好了,誰知道那樣的以後根本就不會有了,他現在就算有心想要彌補,也再沒有那個對象了,所以才更不想讓自己的兒子也跟自己一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oldrain720127 的頭像
goldrain720127

廢人藝術

goldrain7201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