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平不好意思!可以幫我看一下嗎?」

 

「這個啊,妳看我怎麼做喔。」

幾年的日子過去了,子平也從職場新人蛻變成資深員工了。或許是同感於自己身為新人時的辛苦跟孤單,相比起其他人不願意帶新人,與對新人沒耐心。子平總是站在對方的立場為對方想,很細心有耐性的教導,讓語薇這職場新人覺得好安心自在。從前都聽人說職場裡沒有朋友,老員工都會欺負新人,講得繪聲繪影的,讓她們這些職場新鮮人都懷著一股擔心。所幸他的第一份工作就遇上子平這樣的好前輩。

 

來到茶水間裡,語薇正倒著水,兩位女前輩也進來了。

「妳是新人吧,做的還習慣嗎?」

 

「是的,我是語薇,妳們好,子平很耐心的在帶我,我很謝謝他。」

說到子平的時候,語薇不自覺的嘴角便上揚了。

「喔,子平啊,子平確實是很細心很有耐心,能給他帶真的蠻幸運的,換成其他人帶可能就把妳放牛吃草不管妳死活了。不過職場上就是這樣,大家主要求自己的表現,不想把自己的時間用在幫助別人,像子平這樣是算比較少的,一般人要是像他這種個性可能早對職場失望透頂而離開了。這樣跟妳講也不怕嚇到妳,畢竟遲早都是要知道的,早點知道也少吃點虧。像子平這種個性最容易讓人覺得有機可趁,他被人利用殆盡可能還渾然未知。」

聽著曉璇跟語薇的話,李蕾也頗有感觸。

「對啊,我也跟子平一起搭檔過,他不像之前溫娜那惡毒的女人一樣搞我,我才發現原來世界上還有這麼有人情味的人呢。」

只見李薔講著講著,臉上的表情也變得激動起來,咬牙切齒的模樣讓人可想而知她在溫娜那是真的吃了不少苦頭。

「哈,沒辦法啊,我們都被賤人搞習慣有被害妄想症去了嘛!」

而曉璇也理所當然的附議,像是認證了這位前輩溫娜的惡行,讓語薇不禁心想以後可要小心這位名滿公司的前輩。

「我先出去工作了喔,兩位前輩。」

 

「嗯,下次見。」

就在語薇走後,曉璇話鋒一轉,提到了其他的事情。

「這小妹妹挺可愛認真的,不過希望他不要因此喜歡上子平才好。」

 

「啊?妳為什麼這樣講?喜歡子平有什麼不好,子平感覺各方面都很不錯啊?」

 

「不錯是不錯,但…首先子平是對每個人都這麼好,不像有些有心人是另有所圖,所以怕她錯把子平對她的好當成有特別的意思。而且…妳不覺得子平都不像我們公司那些臭男人,整天想跟女人上床,開口閉口都是些不正經的內容,你看有誰像子平這樣正經的嗎?」

 

「對耶!這樣比起來子平真的好乖喔。」

沒察覺到曉璇是意有所指,李蕾還狀況外的誇獎著子平。

「好乖嗎?也許不是這樣喔,我擔心他會不會根本就是…」

 

「啊!妳是說…不過也沒關係啦,不管子平是怎樣,我還是喜歡他這個人。」

 

「也是!他也不會造成我們什麼損害,是不是都無所謂。」

 

那時畢業後,當然也是考量自己的經濟狀況,一方面覺得比起學歷早點去累積工作經驗也許會更好。溫爵雖然表示過願意幫他的忙,但他的自尊不允許自己能賺錢的情況下還要接受幫忙,而且那些錢也是溫爵父親給他的錢不是他自己的錢。

 

相比起他較為平淡無奇的上班族生活,他們其他老同學的日子可多采多姿些,

品振一邊就讀美術科系,一邊在工作室當助手,現在已經出來自己

開工作室了。有時候忙起來,幾天幾夜都不見人的,當然他本人覺得這一切的努力都是值得的,畢竟他現在賺到的錢都是屬於自己的。而且更重要的是,透過自己的作品不斷被更多人認同喜愛,他就覺得自己活的更有價值。

而其中最有成就,工作也最讓人羨慕的,應該是跑遍世界各地吃盡美食的彥翔了,他追隨著秉傑的腳步,毅然決然的放棄升學。現在正以食評的身分,實現他品嚐美食的夢想,秉傑部落格中的美食專欄部分就是靠彥翔給的資料寫的,幫好兄弟更衝高人氣。

不過要說其中工作最自由的,卻是靠動動手指寫文章,

要接多少工作隨他心情決定的秉傑了。從學生時代開始,他在大家的建議下,把自己對各方面事情的研究及想法寫成文章,從本來一開始只是寫著好玩的,也沒想過會真正的大家有什麼幫助,後來竟大受好評,也慢慢累積起人氣。而隨著科技的普及,他的文章被越來越多人看見,他有了機會被廠商邀請替商品寫推薦文,也廣收好評。

一路到現在,他成了名符其實的「一字千金」,所以有很多空閒時間,也因此他是三人中跟子平在畢業後最常聯絡的人,甚至讓溫爵在太常看到子平跟他的合照後頻頻抗議,吵著說要回國來宣示主權

「你不要鬧了啦,雖然你是不缺那點機票錢,不過又不是多近的距離,這樣一來一回多累人啊!等放長假的時候再回來吧!」

 

「我才不累!只要看到你候我馬上就會精神百倍了!」

相對於一頭熱的溫爵,子平顯得冷靜多了,顧不上溫爵會不會覺得被潑了一頭冷水。

「好好好!你不累!可你也別忘了我還有班要上,又不是能說請假就請假,你回來了我也未必有時間陪你,不是嗎?」

 

「就那種也沒什麼發展的公司,你還是不要做好了!」

知道子平在這家公司,相比起他所付出的努力,根本一點都不值得,一提到溫爵就有氣。

「又提這個!不是跟你說我沒怎樣嗎,公司提拔其他人有公司的考量,若真的只是因為學歷上我不如人,那也不會是只有這一間公司的問題,不是跟你說我這樣也只是暫時的,我先存夠錢後我就會去繼續升學,到時候就沒什麼學歷的問題了啊不是嗎?」

 

「幹嘛還等以後!學費我可以幫你想辦法啊!」

說著說著話題又轉到子平最不想談的部分上,子平的語氣開始沉重起來。

「我…不要!」

 

「好啦,不講這些破壞氣氛的事情了,不過你還是叫秉傑那臭小子不要整天去找你,那是你家又不是他家,當自己家一樣自由出入是怎樣!他是沒有自己的事情可以做了嗎!」

 

「好啦好啦,我等等就去門口貼一張秉傑退散可以了吧!」

 

「好啊!記得一定要貼喔!」

知道溫爵的醋桶又打開了,子平也不跟他認真在這上面糾結,應付一下後才掛掉電話,

他當然可以體諒溫爵是怎樣的心情,遠距離的情況下,無法準確得知對方的情況,難免會有所不安,尤其他們是在才剛確認彼此心意後就分開來了,更有著恨不得能在一豈不管多久都好的心情。而相比起他不能時時刻刻與自己在一起,卻有另一個人不斷黏在自己身邊。而子平也心知肚明溫爵不是真的要針對秉傑,最多只是鬱悶稍微遷怒一下而已,其實根本是在向他撒嬌,不然以溫爵什麼都沒在怕的個性,早直接打電話去臭罵秉傑了,不會只是說給他聽而已。

 

秉傑雖然交過幾個女朋友,但個個都不過百日就無疾而終。

其他人不知原因,深明其中道理的子平就常勸他,知道是他那種太無所謂的態度氣跑了一個又一個的女朋友。

「我說你啊,別人都拿花遞飲料的討好女朋友,一副願意為對方做任何事情的態度,你倒是好像不關你的事一樣,人家跟你鬧你也不安慰就一副管她去死的模樣。難怪一個接一個的跑掉。」

 

「跑掉就跑掉啊如果會跑掉,也只證明她並不適合我,不是嗎?」

總是對秉傑那沒道理中的有道理無可奈何,讓子平常常不知道該怎麼說他才好。

「就你這個樣子的態度,我要是你女朋友我也會跑掉的。」

聽子平這麼說,秉傑像是興致來了,一張臉曖昧的笑著往子平的臉湊過去,子平則是很不客氣的推擠他的臉,完全不讓他縮短兩人臉之間的距離。

「滾一邊去,不要隨便靠過來。」

 

「如果我有子平你這種勤勞有能力的女朋友,我哪可能不對女朋友好,我交過那些人個個只想別人把她們捧在手掌心,我才不幹給人當奴才的事呢。」

秉傑這話子平還真怕給溫爵聽見,不然那個大醋王還不發火找秉傑認真討論一下。

「啊,天真好啊,還是子平家好,雖然是老房子,可是有庭院可以曬到暖暖的陽光,比起來我那不見天日的公寓只會讓人待著感到鬱悶而已。

偶爾還可見到這位閒人賴在子平家,硬要子平陪他,

明明就有的是人邀稿,沒時間讓他這麼閒,但他堅持他隨興工作的模式,還大言不慚的說自己的時間只用在值得的事情上,錢再多也買不來跟朋友相處的寶貴時光。心想這些話聽在那些追著錢跑追的都快沒命了的辛苦人耳中,應該不是只想給他幾巴掌痛快一下那麼簡單。

「又在說傻話了!你要是肯努力點多接些案子,

早就買豪宅了想住什麼房子都隨你高興。」

 

「唉呀,說到錢就俗氣了,錢這種東西嘛,有雖然也是很好,

但人不能成為光追逐著錢跑的生物啊。」

 

「都不知道你是在說些什麼,說真的你是不是有被外星人抓走過啊,

怎麼人好像越來越奇怪。」

 

「說到這個外星人喔!」

不知道是否實在太不想聽,秉傑才剛開口,子平就急著要堵住他的嘴。

「停!你給我停下!我就只提一下而已,不要講長篇大論的外星人故事給我聽,我怕聽了頭痛。」

 

「真不給面子,我要分享給你的,可是其他迷哥迷姐們想的要死,

超想知道的三大傳說之一呢,你真的一點都不想知道嗎?

要不要再考慮一下。」

看來喊停絕招失敗,眼看秉傑還想繼續的講下去,子平乾脆轉換話題,讓他沒辦法再繼續講下去。對他來說外星人的事偶爾看電影就還好,剛聽秉傑說也覺得蠻新奇有趣的,但他可不是熱衷研究的科幻迷,要一聽再聽他可受不了。

「過幾天溫爵就要回來了,我跟大家說好來一次我們五人幫久違的大聚會,彥翔已經快回來了,會暫時在國內停留一個禮拜左右,品振也說會把時間排出來,就算把客戶放鴿子也要來。」

 

「好好喔,放七天的長假,我們的小翔真好命。」

實在搞不懂這個人怎麼可以總是睜眼說瞎話,子平很不給面子的搶白他。

「你現在是在搞笑嗎?我們裡面就屬你工作最隨意,

別人還怕沒工作可以做,你是擔心工作太多害你沒有了自己的時間你還敢講。」

 

像是故意假裝沒聽見,秉傑開始顧左右而言他。

「說到我們的品振老師啊,這些年的辛苦沒白費,

我走到哪裡都能拜見他留下的痕跡呢。」

看著如今的秉傑,子平真的覺得他變了很多,或其實這才是他真實的模樣。從前的他太過壓抑,不敢表現出真實的自己,直到認識子平他們後,他才敢放心的做自己,雖然這樣本來是很好,但看著他現在的樣子,他又忍不住會擔心。

「你真的不要這樣啦,我看了真擔心呢。」

 

「喔,擔心我喔,還是子平最好了,我看就我倆在一起吧,反正你我都單身,在我看來這世界上也沒有比你對我更好的人了。」

秉傑這話倒也沒錯,子平會在知道他沒吃飯的時候去煮東西給他吃,當然子平只是基於對朋友的照顧,對別人他也會這麼做的。

「又開始了,每次都亂開這種玩笑,你忘了之前就是你這樣,

害妳女朋友真的誤會氣跑了嗎?」

相比於無動於衷的當事人秉傑,即便是事情都已經過了很久,

子平每次想到那一天的情況還是心有餘悸。

那天秉傑又跟他來這套,結果給來找他的女朋友當場撞見,那個女生臉上表情要說多難看就有多難看,他又一副問心無愧不想解釋的態度,讓那個女生氣到最高點,

臨走前還用彷彿要殺了人似的兇狠目光瞪視他們兩個。子平雖然不斷勸他去解釋,但秉傑就還是那副無所謂的態度。

「啊?那又是我的錯了喔,像那種沒幽默感不會分辨真假的人,

要走就讓她走了啊,難不成我還要又哭又求的請她留下嗎?那我也太委屈自己了吧?

 

「呃……是不用做到那樣啦,不對!又跟我胡扯,差點又被你拐了,你就算不求她留下,至少也不能就看著她走掉吧。」

 

「那你說該怎麼做?跟她說很抱歉雖然我不覺得自己有錯,

還是請她原諒我嗎?」

一邊聽著,子平想像著對方生氣給秉傑一巴掌的畫面,

忍不住笑了出來。

 

「怎麼?什麼事情這麼好笑?」

 

「沒…沒有。」

發現自己失態了的子平還想裝傻,但敏銳的秉傑馬上看穿。

「你是在笑我對吧?」

 

「呃…」

 

隨著溫爵回國的日子一天一天的逼近,子平細數著日曆上的日期。

「嗯,還有三天呢,那小子現在會是怎樣呢?」

雖然溫爵一直都有傳照片給他看,但他還是覺得看真人才準。

早上跟客戶有約,所以他打算先去客戶的公司,完了再去公司。

 

跟客戶談論結束後,子平等著上來的電梯,電梯門一打開,

在裡面的人竟是他一直都想見的人。

「欸,怎麼會是你?你怎麼在這?」

同樣的,看到子平的溫爵也頗為訝異。

「啊!你不能先看到我的啊,這樣我本來要給你的驚喜怎麼辦呢。」

子平雖然從溫爵那有得知他家是赫赫有名的大公司溫氏企業,卻不知道原來這是他們家的最大合作企業,也就是溫爵少數勉強算的上是朋友的李子譽家的公司,而溫爵也是趁子平下班前先來見見這老朋友,為未來的合作關係準備。

「既然我的行蹤暴露了也沒辦法,就當作提早慶祝吧,我們走吧。」

溫爵的突然說走就要走,讓子平感到一頭霧水。

「走?是要走去哪啊?」

 

「當然是去慶祝啊!」

不像溫爵興高采烈的模樣,子平潑了他一頭冷水。

「慶祝勒,我還得回去公司繼續上班呢。」

 

「上什麼班,我養你不就好了!」

聽著溫爵講的理所當然,子平當下馬上反應激烈的抗議。

「你胡說些什麼,誰要你養了!」

 

「好好好,我不說,不然等等有人又要發脾氣了,那你下班前我先去看林伯好了,好久沒看到他了,好想他。」

 

「喔……」

聽到溫爵能這樣自然的表達出對林伯的感情,對自己卻是從來沒說過這種話,除了溫爵出國前那時,他有點吃味。

「幹嘛又變冷冰冰的,好啦,晚上見。」

其實溫爵說要養子平的話可不是開玩笑的。他不忍心子平要為了那麼點錢在外面那麼辛苦,尤其知道子平剛入職場時受了多少委屈。但子平在這方面的想法卻跟他大為不同,他堅持要靠自己的能力賺錢養活自己,覺得依靠別人是件可恥的事情。

 

「劉嬸妳幫少爺的房間整理好了沒有?少爺就快回來了,可不要讓他覺得不什麼不方便的地方啊!」

 

「早都弄好了,還每天去在再注意一次呢,要說是一塵不染也不算太誇張,林伯你就不要瞎操心了。」

 

「弄好就好啦,妳去忙妳的吧,我再到處看看有沒有什麼沒準備好的,對了!少爺最喜歡那幾樣菜妳到時候可要準備好啊,我想要少爺能夠一回家就能吃到他喜歡吃的菜,幫少爺熱熱飯菜煮煮宵夜什麼的我還可以,大樣菜還是得靠妳才行啊!」

走到一半,林伯又突然的轉身叫住正要離開的劉嬸。

「好啦,我都記得啦!」

 

看著林伯忙進忙出的,溫爵故意不出聲的站在他後面,就連劉嬸走過去看到他,他也用手勢示意叫劉嬸不要講,劉嬸就笑笑地走了。等到林伯轉身過來看到他時頓時被嚇了一跳。

「少爺!你怎麼回來了?我過幾天還要去機場接你的呢!」

 

「不這樣怎麼能給你驚喜啊!」

從外貌看來已經完全是個大男人的溫爵,在林伯面前還是表現得像個稚氣未脫的孩子一樣,一邊笑著朝林伯揮揮手,然後才過去抱住林伯。

「你喔!真是的!個頭變大了,還是跟小孩子一樣調皮!回來就好。」

 

「我爸…應該還在公司吧?」

 

「老爺沒這麼早回來的,晚上才會回來。」

知道溫爵其實想問的是什麼,得知父親不在後,溫爵才安心地待在家裡。兩人像爺孫似的坐著聊天,讓溫爵感覺好像回到了以前回家後跟林伯一起聊天的時光。

「是喔,你跟子平變這麼熟了啊?這小子竟然從來都沒有跟我提過半次,可惡!他一定是故意的!」

 

「對啊,他好像每次跟你聯絡後怕我會擔心都會打給我,跟我說你在那邊過得很好。」

 

「我就說嘛!我沒辦法一直打電話回來,你怎麼好像一點都不擔心,我還以為我被忘得一乾二淨了呢,所以林伯你每次那麼神準的寄來我需要的東西也是這小子通風報信的了吧?」

溫爵想到之前突然很想念家鄉劉嬸做的小菜,還把這件事情跟子平說,結果最後神奇的事情發生了,一個不認識的阿姨帶了一堆小菜來給他,說是受林伯所託的,當時他還心想林伯也太神了吧,怎麼會這麼神機妙算。

「對啊,子平這孩子真的很有心啊,你跟他講的什麼他都沒有忘記,然後都會轉告給我知道,也是這樣我才會覺得很放心。」

無獨有偶的,林伯也想到了同樣一件事情上去,想到當初恨不得能馬上飛過去把家裡的小菜都帶給溫爵,結果後來子平想到了一個方法,託了在國外那邊的人幫忙做了各式各樣的小菜送去給溫爵。

「不過…你們這麼熟的話…該不會…」

似乎是猜中了溫爵在想些什麼,林伯對著他點點頭。

 

「那你…」

說到這時溫爵的語氣變的凝重了起來,但林伯沒像他擔心的那樣,只是對著他淺淺的笑著,讓他知道是自己想太多了,林伯還是沒變,還是以前那個關心他的林伯。

「不用想太多,你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好,你們又沒有做什麼非法的事情還是傷害到什麼人。」

林伯的話像是一股暖流的注入溫爵的心中,對他來說其他閒雜人等怎麼想的都不重要,

除了子平以外,最在乎的就是林伯怎麼想了。

「謝謝你,林伯!」

 

「傻孩子,還跟我說什麼謝謝,這不是應該的嗎。」

此刻的溫爵就像是個孩子般的抱著林伯,這些年來林伯彌補了溫爵從溫健身上得不到的那些親情,也讓溫爵對林伯更為依賴與信任。

「少爺吃了嗎?我煮一點劉嬸包的餛飩給你吃吧?」

 

「當然好啊,我等著回來吃家裡的菜等好久了,雖然在國外想吃什麼也都還可以買,可是就是總覺得沒有在家裡吃的感覺。」

 

「那種感覺叫做『家』啊,就算是一模一樣的東西,在外面吃還是不同於在家裡吃的感覺的。」

 

「是喔,那假如我以後不住在家裡的話…不就吃不到這些林伯你跟劉嬸為我準備的東西了…不然以後我要是不住在家裡了林伯你也跟我過去吧?」

突然有所感觸的溫爵突發奇語,一邊為溫爵準備著食物的林伯笑笑的。

「瞧你這孩子在說些什麼,像是個沒長大的小孩,我怎麼可能跟過去,去當電燈泡嗎?你們不嫌我礙眼,我還覺得尷尬呢。」

 

「又沒關係,你跟子平又不是不認識,子平也不會在意這個。」

 

「怎麼可能不在乎,你真的了解他嗎?他跟你分開了那麼久,當然是想跟你多一點時間在一起,說些兩人之間的事,這跟我們認不認識是沒太大關係的,兩人之間單獨相處的時間是很重要的。」

 

「是嗎?我倒是沒想過這麼多。」

 

「你這小子可得多關心他啊,他對你的事情沒有什麼不知道的,可不輸給我,可見他對你多用心,你呢?你又了解他多少?」

 

「這個嘛…通常是我講他聽,而關於他的事情大部分是我問他才會講,有時候我也覺得我們的認知不太一樣。我總覺得他那份工作不夠好,覺得他在那邊根本是浪費時間,不過他可不那麼認為。」

聽著溫爵講的話,林伯的眉頭皺了起來。

「你喔…沒站在他的立場想,你不知道現在的社會環境就是如此,那就是以他目前的能力可以做的工作,可是卻被你講的那份工作一文不值,你可有想過他的心情會如何嗎?」

 

「啊…我也不是那種意思啦…我是心疼他啊,所以我想說反正他賺夠錢還是要去念書的話,就讓我幫他出這筆錢不要浪費時間了不是很好?」

聽著溫爵講的,林伯搖了搖頭。

「那是你想的,可是我跟你說,子平這孩子我覺得他自尊心強,他不要好像跟你在一起就可以沾你的光那樣,你就算不能理解也要尊重他的選擇。」

 

「好啦,我知道了。」

看溫爵嘴巴說知道,卻是嘟起嘴來一副委屈的模樣,林伯知道溫爵還沒那麼快想通,兩人之間實際上相處的時間並不多,也對彼此間的所處環境沒有完全的了解。

 

「米娣,這些就是我老同學了。」

 

「哇!傳說中的金髮碧眼!」

掩不住感受到的驚訝,秉傑忍不住喊出聲來。

本來這次聚會的目的,是為歸國的溫爵接風。但在最後到來的彥翔登場後,所有的人的目光都聚到他和他那有如模特兒般的女友身上,

尤其是看在一直忙於工作還孤家寡人的品振眼裡無比羨慕。

結果彥翔那女朋友還真的是國外的模特兒,雖然是有曾聽說國外有些女生不這麼看重外表的部分,但是親眼所見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在米娣用生澀的中文解說下,他們聽見了一段珍貴的跨國戀情。

以前的米娣因為身材不好,想當模特兒的夢想不斷碰壁。

認識彥翔後,聽他的話調整飲食,不但對改變體質有所幫助,

也能吃的健康又美味。後來米娣成功當上模特兒,相處的這段時間裡,她喜歡上彥翔,也為了他去學習中文。

「哇!好羨慕喔!我也好想有一個這樣的女朋友喔!」

 

「你閉嘴!女朋友不知道換過幾個的人,還敢在我面前說這樣的話。」

看不下去秉傑繼續裝瘋賣傻,品振率先對他開砲。

「你不懂啦!我只是還沒遇上我的真愛!」

 

「真愛勒!大家都不要理他,這人瘋瘋癲癲的。」

 

「處男品振哥哥生氣了喔!」

從以前品振就是個性比較嚴謹不懂開玩笑那種人,所以秉傑總是忍不住的要故意弄他。

「哥你的大頭鬼!不過大你沒幾天。」

看著他們幾個還像以前一樣打打鬧鬧的模樣,好像回到了以前在學校的時候,子平覺得很開心。,他們已經多久沒這樣一聚了,大家比較常聯絡也就是在網路上,然後其中一個要忙就先閃了,像這樣能面對面的聚會,久久才能有一次,下一次也就不知道還會是多久以後的事情了。

總覺得溫爵這次回來後跟以前有點不一樣了,好像多了點大少爺的派頭那感覺。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想,雖然他確實本來就是大少爺沒錯。要不是有機會在學校認識他,自己可能一輩子也不會認識這樣的朋友,此刻他才發現一個以前自己從沒想過的事情,自己跟溫爵彷彿兩個不同世界的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oldrain720127 的頭像
goldrain720127

廢人藝術

goldrain7201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