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知道子平高中畢業後不會繼續升學要直接投入職場,自己卻沒有選擇,就在不久前,父親已經派人告訴他,要他準備出國留學去。

這雖然是他預料中的事情,不管兩父子關係多不好,家裡事業總是要讓他來繼承的。坦白說他覺得父親沒因為不想見面而從小把他送出國已經很好了。想著再不能跟子平在一起,溫爵突然感覺到一種從前沒有的感覺,只是一時間他還沒搞懂那是怎樣。

 

想了幾天還是沒搞清楚的溫爵,有一天在網路上看到新聞有一則男同性戀的愛情故事,看著看著,他竟會想像接吻擁抱的兩人是自己跟子平,而且這個感覺他並不討厭。仔細想來,溫爵發現自己還真的沒喜歡過什麼女生,可能自己真的是同性戀。可是要這麼說的話,他對別人也從沒有過像對子平的感覺。想知道自己到底是怎樣,也想知道子平又會是怎麼想,溫爵覺得只有一個方法,就是找子平搞清楚。

 

「子平你現在在家裡吧?」

接起電話來,敏感的子平可以感覺到溫爵語氣中明顯的焦躁。

「對啊,怎麼了?你要來找我嗎?」

 

「嗯,你在家等我一下,我馬上就過去!」

突然接到溫爵要來的電話,子平好奇的在門口張望,

遠遠就看到溫爵開心的向自己衝過來,還不及反應,溫爵已經撲了過來。

突然被溫爵緊抱著,子平雖然不覺得討厭,

但很不習慣所以想掙脫他,但溫爵卻怎麼也不肯放開他。

「你幹嘛啦,怪肉麻的,我很不習慣呢。」

 

「子平!我就說了,我好像喜歡你!」

終於放開子平的溫爵,突然的一臉嚴肅,讓子平緊張了起來,聽著溫爵說出口的話,被弄得一頭霧水的子平一時也不知道怎麼反應。

「啊?你喜歡我喔?而且還是好像?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呃…那個好像可以省略,我應該是喜歡你沒錯啦。」

察覺自己講的話好像說得不太對,溫爵馬上更正,看得出他此時一反平常沉穩的模樣相當的緊張。相比起他,子平是鎮定的匪夷所思,雖然他從沒去想過這方面的問題,不過也沒什麼討厭的感覺。

「應該喔?」

同樣也因為子平沒什麼反應而著急起來的溫爵,乾脆直接吼了出來。

「吼!反正我喜歡你啦!」

 

「啊!這麼堅定直接啊?你真的確定嗎?你怎麼知道呢?

 

「什麼什麼啦!我當然知道自己是怎麼想的啊!」

從來也沒想過自己跟溫爵會發展成這樣的關係,不知道怎麼反應的子平就只是聽著,

眼看子平對自己的告白好像沒有什麼反感,溫爵感到似乎有點希望。

不過看子平好像也沒表現出什麼多開心的樣子,也讓他有點擔心。深怕繼續追問下去會嚇壞子平,溫爵決定今天就暫時如此了。

「沒關係!你可以想清楚再告訴我你的決定!」

 

「喔,好啊,再見!」

講到後來兩人都覺得相當尷尬,兩人之間開始莫名的乾笑著。

「好,再見…」

 

回家的路上,一向豪邁的溫爵獨自懊惱著。

「我幹嘛這麼衝動!等等下到子平怎麼辦…他會不會以後不裡我了?」

 

所幸後來子平沒有像溫爵擔心的,不過兩人之間相處開始多了一份不自然,就連其他人都看出了,不過當事人卻死不承認直說什麼都沒有。見他們不說,其他人也就不再問了。一起走回家的路上,兩人誰也沒有開口,溫爵幾次欲言又止,然後就到了分開的地方了。

「那我走了喔…」

 

「好啊…子平再見…」

 

「嗯…」

 

在子平走後,溫爵像是發狂似的狂抓自己的頭鬼叫,顯然是這段時間承受的壓力讓他難以承受。

「啊!我快瘋了啦!早知道會這樣!我就什麼都不說了啦!現在這樣到底是怎樣啦!有這麼難回答嗎!是或不是好歹給我個答案,就算是要被判死刑也快點,這樣持續下去才讓人苦惱啊!」

不敢催促子平給出答案,也很怕不是自己預期中的答案,溫爵就這樣每天沉浸在各種好的壞的想像之中煎熬著,直到真相大白的那天到來之前,他都無法從這裏面解脫。

 

一天天的過去了,子平還是沒有給溫爵答案,溫爵表面裝作沒事,但其實誰都看得出來他心裡有事感到很煩悶。某次品振走進廁所正要上廁所,看到溫爵突然像瘋了似的撞前面的牆,心想難道他是尿到褲子了。基於作為朋友的義氣,品振不想讓溫爵感到在他面前難堪,品振悄悄地離開了廁所。後來看到溫爵馬上回來了教室,心想這麼短的時間溫爵不可能把弄濕的褲子弄乾才對,他忍不住想看一下溫爵的褲子,這動作卻引起秉傑的注意。猶豫了一會,品振心想秉傑應該可以相信不會去亂說,才把自己看到的事情跟疑惑權告訴了秉傑。

「傻瓜!那一定是談戀愛了啊!你沒看過漫畫跟電影嗎!真是個傻孩子!」

見秉傑一口咬定,那信誓旦旦的模樣,好像他很懂都了然於心,而自己則完全處在狀況外,品振不滿的反駁,不相信秉傑所說的。

「什麼嘛,怎麼可能!又沒看過溫爵跟誰在一起過,又在亂說!」

 

「不相信就算了!我說的肯定不會錯!」

看著秉傑信心滿滿的樣子,品振卻還是不敢相信,這件事後來大家也忘了也就不了了之。但同樣的情況也在其他地方發生,看著坐在自己面前的溫爵,一口一口舀著空氣往自己嘴裡送,兩眼無神的模樣好像魂被人勾走了一樣,林伯越看越擔心。

「少爺…湯好喝嗎?」

 

「啊?很好喝啊…」

溫爵一邊回答著林伯的問題,卻是頭也不回的繼續呈現近似癡呆的模樣,林伯的臉色越漸難看。

「呃…少爺湯會不會不夠鹹?」

 

「啊?有啊,有夠鹹,很好喝,我喝完了,先回房間去了。」

說完後溫爵就像個遊魂似的離開餐桌。

「好的…少爺。」

看著碗裡還有半碗的紅豆湯,林伯非常確認自己家的少爺心理絕對有事,但他又不說出來,林伯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怎麼會覺得紅豆湯是鹹的呢…我又不是煮鹹湯…」

其實從剛才他就一直看著溫爵在喝完第一湯匙裡的紅豆湯後,就根本是一直將空氣往嘴邊送這種恍神的動作。

 

其實不只溫爵著急,子平也因此受到影響,在寫字的時候不知不覺寫了溫爵的名字,隨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不能給溫爵答覆的壓力讓他也快瘋了。突然某天夜裡他失眠時想了很多,其實不管該或不該以外,他對於跟溫爵在一起這件事到底是怎麼想的,他細想後終於有了決定。於是就在隔天溫爵要出國的這天,他衝到了機場告訴溫爵他的答案,本來一臉苦悶憂鬱的溫爵,頓時笑開來了。

「這麼高興啊?難怪少爺你心情這麼差,原來是怕朋友沒來送你啊!」

 

「才不是那樣,哈。」

林伯不知道的是,比起看到子平來送他,更讓他高興的是子平跟他說了他的答案是「我也是」。

「我也是」三個字迴盪在他腦海中,讓溫爵一臉喜孜孜的,像是就要飛上天似了的模樣。

「你在國外要保重喔。」

 

「好啦!我知道啦!你們都不要太想我喔!」

溫爵這句話真正的意思其實是叫子平不能不想他,要不是顧慮林伯還在一旁,他還真想衝上前去緊抱住子平。

 

林伯送走溫爵後,記離開前溫爵曾問過他,如果他喜歡的不是女生,自己會不會討厭他。

「少爺你……這是什麼意思?」

乍聽之下,林伯也被嚇到了,應該是一直以來從來沒感覺到溫爵有這種傾向,所以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沒什麼啦,林伯你以前那個年代應該不太有機會遇到這種事,是我不該問的,只是我也不知道還能問誰。」

看著溫爵那坦蕩蕩不怕被人知道的態度,林伯因為自己剛才的反應而感到慚愧。

「抱歉,少爺。」

 

「沒事沒事。」

溫爵倒是不以為意,不過林伯卻看是看著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這孩子…難道…是不是我自己想太多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oldrain720127 的頭像
goldrain720127

廢人藝術

goldrain7201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