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一深,一情一切,深的是入了骨髓的愛,切的是不能交心的哀。

高一那一年是他們初相識,他們還那麼的年輕,還沒捲入大人的複雜世界。

 

溫爵是名符其實除了溫家少爺這名銜外一無所有的人,

本來父親深愛著母親,但後來母親卻與人私通跟著那男人走了。

父親的愛全轉化為深沉的恨,連帶影響了對他的態度,

從此這個家一夕變天,他封閉起自己的內心,從小到大要說跟他要好的朋友,那還真是一個也沒有。

 

「喂!莫子平!你的班費是要不要交啊!」

子平是單親家庭的孩子,母親在他才國小時就過世了,他父親的工作是負責喝酒,

沒有錢領的那一種。因為有這樣一個不負責任的父親,

為了解決生活開銷,他千拜託萬拜託才有了一份打工的機會。

本來要交班費的錢被父親給拿走了,他只能厚著臉皮看能不能拖到打工費下來。

但負責收班費的總務李鴻川,一直不爽子平的成績比他好,早就等著有機會可以好好挫一挫他的銳氣了,現在逮到機會了怎麼可能輕易放過,他有意的高喊著,咬引人注意,像是怕在場有同學沒聽到一樣,要讓子平難看。而子平也確實被他搞得很難堪,臉上的表情無比的困窘,要是有個洞可以給他鑽進去他也想鑽進去了。他當然也不是沒察覺到李鴻川惡意的行為,只是確實是他有錯在先也不能說些什麼。

 

一走進教室裡面就吵吵鬧鬧的,讓溫爵臉色沉了下來,

本來他也不愛管別人的閒事,但一來那李鴻川刻薄的嘴臉讓他看了就討厭,

二來他想要安靜的環境,所以有必須要請吵死人的那位閉嘴,他直接用力的拍在桌子上。

「吵什麼吵!你很大尾就是了!要不要我跟你磕個頭!順便叫你一聲大爺好不好!

溫爵這一重拍,讓教室裡的人都嚇了一跳,尤其是被他狠瞪著的李鴻川,更是嚇的手足無措,像是深怕他一拳就突然的打過來。

溫爵是班上最壯碩的幾個男生之一,自己要是真的跟他對上的話,

肯定只有被打趴在地上哭著求饒的份,所以他回起話來格外小心。

「不是……是莫子平他……都不繳班費……大家都繳齊了…就只剩他…所以我…

儘管鴻川努力的解釋自己不是壞人,過錯都在子平,但溫爵針對的態度依然。

「所以勒?」

看到溫爵板起了臉來,李鴻川開始慌了。

「啊?」

 

「那班費到底是幾千還幾萬,需要你像沒見過錢一樣的催討?」

見溫爵繃起臉來,一臉的不耐煩,鴻川講話的嘴微微顫抖著,他恐懼的模樣一覽無遺,跟剛才對子平時氣焰囂張的模樣完全判若兩人

「是……三百啊……你應該也知道吧?」

 

「不知道啦!誰會去記那個,煩死了,拿去拿去,不要再吵的沒完沒了的,

錢拿了給我閉嘴走開,囉哩八嗦的!

沒打算再跟鴻川多說,溫爵拿出張千元鈔票,就往鴻川身上丟,

李鴻川雖然覺得丟臉,但還是把錢拿了就離開,以免等等自己真的變肉靶給人練拳頭,只是他想不通溫爵這冰人怎麼會去管他跟子平的事情。

「我去跟福利社阿姨換成零錢,等等回來找給你。」

 

「隨便隨便

打發走鴻川後,溫爵本要自己回到座位,這時子平開了口。

「算我欠你的,我一定會還的!」

 

「哦?」

看著子平一臉認真的模樣,溫爵知道他一定會還的,

不過平常看他自尊心挺強的,還說的出欠自己的這種話,

倒是引起他的好奇心了。

 

就在放學後子平本來急著要走,一個人卻追了上來,而這人就是在今天前跟他還沒什麼交集的溫爵。看著他這樣子平一臉疑惑,心想難不成他這麼快就來要債了。

「去哪?也帶我去。」

被溫爵一衝上來就搭著肩膀的子平有點不太習慣,他向來沒有這種跟人勾肩搭背的習慣,也沒有可以這麼做的對象。不過畢竟溫爵今天幫了他,他也就忍著讓溫爵繼續勾走沒有閃開。

「啊?為什麼?」

 

「還什麼為什麼,你欠我的不是嗎,你記性有這麼差嗎?還是你這麼快就打算賴帳翻臉不認人了是嗎?」

看著溫爵一臉認真的模樣,子平實在搞不懂這個人是想怎樣,

但自己欠了他是事實,而他也不喜歡欠別人。

「你……不是不喜歡跟人來往?」

對於子平的問題,溫爵只是冷哼一聲沒有回答。

「少囉唆,快走啦!」

 

跟著子平來到巷子裡面,子平打開微開的後門,進到了裡面。

溫爵還猶豫著,看到子平不管他就自己進去了,溫爵也趕快跟了進去。子平從後門進來廚房,看到老闆娘正在前面忙,他也趕快的戴好手套,開始洗起堆積如山的碗盤,溫爵這下才知道子平是來幹嘛的

「啊?你在這邊洗碗盤的喔?」

 

「對啊!所以這下你看到了我不是來玩的,你還是快點回去吧!」

絲毫不覺得自己這樣丟臉,尤其他也沒餘裕能去想丟不丟臉,

子平也不怕溫爵知道,以為他只是好奇會就這樣回去。

豈料溫爵下一個動作是學他戴上手套,準備也加入洗碗行列。

「你幹嘛?」

 

「什麼我幹嘛,你幹嘛我就幹嘛嘍。」

雖然子平不知道溫爵家到底多有錢,但他看過溫爵的皮夾一拿出來,

裡面那滿滿的千元鈔票,而且他用的穿的每樣也都是平常家庭負擔不起的,所以他大概也能猜到溫爵家世不凡。

「你?你會洗碗嗎?你應該沒洗過碗吧?」

被子平直指他連這種基本的事情都應該不會,溫爵毫不覺得生氣,

還不知哪裡來的自信滿滿。

「我是沒洗過啊,不過我至少也看過人洗碗,又不是多難的事情,

我沒理由學不會吧。」

想起多次看到家裡幫忙的大嬸怎麼洗碗的,小時候還曾吵著要玩洗碗盤的遊戲,但大嬸哪敢讓小少爺洗碗,不說會被責怪事情沒做好,要是小少爺因此感冒或碗盤被打破都不是她可以承擔的起的,最後事情因為溫健一瞪下,溫爵只能乖乖的離開廚房。

「是這樣吧?」

看著溫爵卯起來死命的用力刷,好像碗盤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樣,

子平確定這個人真的不會洗碗沒錯,看著他只是一昧的出力刷,那力道之大看的他膽戰心驚的,而真正該洗到的地方卻是都沒刷到

「才不對,又不是越用力就越有用,你是想把碗盤都洗壞讓我被罵嗎?」

 

「哦,那這樣可以了吧?」

很有嘗試精神的溫爵,再次將自己的成果交給子平,

這次他很小心的放輕力道,結果黏在碗盤上的渣都沒洗掉,

子平不客氣的又把東西退回。

「不ok!沒洗乾淨,這樣拿出去給客人用,明天我就不用來了。」

被一再打槍的溫爵不但沒有氣餒或是不耐煩的發起脾氣,還很有學習精神的試著要把事情做好。

「啊?那這樣總可以了吧?」

從子平那接回碗盤後,溫爵更努力的再洗過,洗完還上上下下的確認很乾淨後才拿給子平。

「嗯,這個合格。」

 

「合格了吧?我果然天資過人。」

聽到子平終於認可他的成果,溫爵開始得意了起來,

子平卻是很不給面子。

「……給你拍拍手喔。」

 

「喂!什麼態度。」

說洗他還真就洗起來了,雖然一開始都沒洗乾淨給子平打槍,

但洗著洗著也有模有樣了。看著他這認真學著做的模樣,

子平有點看傻眼,沒想到他還來真的。本來以為他應該三兩下就嫌辛苦不做了,卻從頭到尾沒半句怨言,讓子平從本來對他沒什麼了解,心中的評價默默提升了。

 

一會兒後,老闆娘拿著另一批要洗的碗盤進來,

才發現裡面還多一個人。

「咦?裡面怎麼又多了一個小帥哥?」

 

「嗯,我的確是長的還算不錯。」

沒理會溫爵的自戀症狀發作,子平連聲的向老闆娘說抱歉。

「抱歉,老闆娘,我同學硬要跟著來。」

 

「好了,晚點講喔,我要回前面去忙了。」

 

「是買一送一啦!」

看著老闆娘要走,溫爵突然突發奇想的朝他喊了一句,

逗的老闆娘笑呵呵的,倒是子平有點看傻眼了。

「你什麼時候那麼多話了?你在學校不是都不跟人講話的嗎?」

 

「我是幫你搞好關係啊,不然你這麼不會講話等等就被人討厭趕走了怎麼辦呢。」

看著溫爵裝的那副討厭嘴臉,子平還真想拿髒抹布就直接塞在他的嘴裡。

「好好好,就你最得人疼最會講話,行了吧。」

 

「那當然!」

看著溫爵那模樣,子平心裡暗自想著:「原來得了便宜還賣乖就是這個樣子的。」

 

「所以你還是沒講那在學校怎麼就不表現的這麼得人疼?」

 

「有需要講嗎?學校那邊都是些無聊的笨蛋,我才懶得理他們勒,

要不是我覺得你跟他們好像有點不太一樣,我也懶得搭理你了。」

 

「嗯?你不想理他們是覺得他們是笨蛋,所以你本來也不想理我的意思是?你本來也當我是笨蛋?」

 

「對對對!你這代換用的好,不愧是跟我一樣不是笨蛋的人。」

 

終於忙的差不多了,老闆娘才得空進來裡面。

「哇,都洗的差不多了耶,有朋友真好耶,

我也好想有這樣的好朋友。」

 

「朋友?我們……」

被老闆娘說兩人是朋友,子平覺得好像怪怪的,畢竟在這之前他可是跟溫爵從來也沒說上過話,對他的了解接近零,但看著一旁溫爵嘿嘿笑著,他也就沒有講些什麼。

 

「剩下也沒什麼事做了,子平你今天提早走好了,

跟朋友看要去哪逛逛。你這年紀的孩子,不該過這樣的日子,

我幫你們各包了一份麵,你們帶回去吃吧。」

看著老闆遞過來包好的麵,子平伸出手接了過來,但臉上卻滿是不好意思的表情。

「老闆娘這不好意思。」

望了牆上的掛鐘,時間還早著,感覺自己才沒來多久就要下班了,

讓子平覺得有點不踏實。

「傻孩子你不好意思些什麼,你該做的事情又沒少做,事情不是都做完了嗎?

你自己看也真的沒什麼事可以給你做了,薪水還是跟平常算一樣的給你不要擔心。」

 

「喔,那我們先走了,謝謝老闆娘。」

離開小吃店的路上,看子平一臉若有所思的模樣,溫爵覺得很有趣,

故意一直繞著他看呀看的,看的子平整個不耐煩火都起來了,

他強耐著性子才能不發火的跟溫爵講話,畢竟他都幫忙整天了,

朝他發火也實在不太好。

「你到底是在幹嘛啦?」

 

「啊,還不就你跟個悶葫蘆一樣悶不吭聲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我很好奇啊。」

看了看溫爵,子平猶豫了一會才終於開口。

「好吧,我就直說了,雖然我也不覺得自己有什麼丟臉,

可是……你不會覺得……尤其你家應該蠻有錢的吧不是嗎?」

 

「啊?你到底在說些什麼,你有做什麼不該做的事情嗎?

你自己不都說自己沒做任何丟臉的事情嗎。

我家是確實蠻有錢的,那又怎樣,錢是我爸的又不是我的,

我跟你還不是一樣兩個眼睛一個鼻子一個嘴巴,有什麼不一樣,

難不成我的嘴巴還有在上面鑲鑽嗎?你要不要來檢查看看啊,啊!

說著說著溫爵還就真把嘴巴張大,像是真要讓子平來檢查一樣。

 

「嗯……」

 

「好了,我們去找個地方吃麵吧?」

摸摸自己的肚子,溫爵從來不是那種會餓著的人,之前忙到忘記餓了,這時突然開始覺得餓了,眼睛看向子平手上那袋麵。

「對喔,麵,溫爵這一包給你,老闆娘幫我們一人包了一份。」

溫爵不知道的是子平平常都到下班才有得吃,,因為他只打工幾小時,一般來說是沒有供餐的,但時常下班的時候老闆娘知道他辛苦,會讓他帶一些沒賣完的東西回去吃,所以為了省錢,子平都不去吃晚餐的。

「怎麼不在旁邊找地方吃一吃就好?」

 

「我想帶回去跟我爸一起吃,也不知道他有沒有吃飯。」

聽到子平提起他爸爸,溫爵雖然脾氣不太好,但向來對長輩很尊敬的他,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麵後,把東西遞給子平。

「那我這包你也帶回去好了。」

 

「你……為什麼要給我!」

只見子平看著溫爵遞過來的東西後臉色大變,說像是想把人給吃下肚都不為過,

相處下來他也對子平有點了解了,知道子平是在氣什麼了。

看到子平這個臉他就有氣,他又不比人差,要頭腦有頭腦,

說長相別說比那顧人厭鴻什麼川的好的多,跟誰比都不會遜色,

卻老是要覺得自己好像不如別人。

「算了算了,不要我自己帶回家吃,就當是我今天揮灑汗水的報酬。」

 

「嗯。」

看著子平變的冷淡的態度,溫爵心想就這樣不歡而散也不好,想說至少也該好好地說聲再見。

「那就走了喔,拜。」

 

「嗯。」

但子平冷淡的態度依舊,溫爵不想再自討沒趣,於是無奈的走掉。

「啊,連聲再見都不說啊,好啦我走了。」

 

「拜……」

在看著溫爵人已走遠後,子平嘴裡才小聲的吐出幾個沒來的及說的話。其實他不是不知道是自己反應過度太過敏感,也是因為這樣,他在學校無法跟人親近。

 

憋了一肚子氣的溫爵,沒在子平面前發作,卻在回家後越想越氣,

一個人生著悶氣。

「你為什麼要給我!還不就怕你不夠吃嗎,

那麼敏感是怎樣,好像我變成隨便踐踏他自尊心的壞蛋了。」

看著自己家那養尊處優的少爺不知道去那提了一包麵回來,這還是前所未有過的,

那很明顯是一般小吃店賣的,跟他家少爺平常吃的那些完全不同,

平常在家裡都會準備用最好的食材做的各種料理,

林伯還蠻訝異的,現在又難得看到不太講話的少爺在那自言自語鬼吼鬼叫的,好像有人欠了他幾千萬一樣。從小因為這家的兩父子不喜歡對話,所以都是由自己扮演兩人間的橋樑,也因此很多事都是由他來代勞,此刻見到少爺這副古怪哀怨的摸樣,他不能當做沒看見。

「少爺啊,你是怎麼了啊,怎麼今天這麼早回來,還一臉怒氣難平的模樣?」

 

「還不就一個壞脾氣的臭小子,本來還想他陪我去逛逛,他小子說要回家當孝子,我也就沒攔著他了。想說反正家裡有林伯你在,怎麼也不會餓著我的。」

見他家少爺難得表現得這麼激動,活像是要跳起來一樣,林伯心理覺得有趣。

「那當然,少爺正在重要的發育期間,我就算三天沒吃,

也不會讓少爺餓著肚子的。」

 

「呃林伯這樣真的有點誇張了喔,你講這些話很像那種唱大戲的。」

 

「對喔,抱歉,少爺,老人家我胡言亂語,你繼續。」

 

「我就想說把我的麵也給他帶回去,是怕他跟爸爸兩個會不夠吃。

誰知道他脾氣說來就來,朝我吼呢!」

 

「哦?」

聽完溫爵講的後,林伯開始繞著溫爵看,

讓溫爵一臉茫然。

「看來應該是沒受傷?難道受傷的是對方?」

被林伯搞得一頭霧水的溫爵,突然恍然大悟。

「什麼受傷不受傷?啊!林伯你多心了啦,你以為我這麼壞,

這樣就把人打一頓。」

 

「沒有是最好啦,我是聽你說他朝你吼,想說他是不是脾氣很差,

而且少爺也不是那種任人打罵的人。」

 

溫爵說著說著,可能肚子真的餓了,就把麵給開來吃了,

一邊吃還想著子平是不是也在吃麵,跟他爸爸分著吃會不會肚子餓。

「呃,其實他脾氣應該也沒那麼壞,可能只是我不了解他,說了什麼讓他敏感的話吧。」

 

「少爺啊,你知道有錢人有句話,是說窮人會因為自卑過度敏感,

這我身為過來人,這話還真不是全無道理的。

如果真的處不來,不然別跟他做朋友了。」

因為自己是從小被林伯帶大的,很了解林伯的為人不是那種會看不起別人的人,應該是真的經歷過那種階段才好意告誡自己的,可是一想到要讓他不要再理子平,溫爵本能地感到不願意,他就是喜歡逗子平。這種感覺是前所未有的,換成別人給他氣受他可不會讓對方好過,不過換成子平他就是樂意。

 

「我還偏不,人都有脾氣,也沒什麼的。」

眼看他家少爺一會兒就把麵吃的一乾二淨,連湯沒留下幾滴,

卻還一直盯著空了的麵碗裡看,林伯猜想他是不是還吃不夠。

「少爺,你是不是還沒吃夠,要我再煮些什麼嗎?」

 

「不用了,不想吃。」

但溫爵卻是果斷的表示他不餓,依然盯著空碗看,林伯還以為他是一吃成主顧,愛上了這一味

「啊?不想吃?還是我去你買麵那店再幫你買一份來?」

 

「什麼!不用不用,我真的不餓,我只是在想些事情。」

想著不能被林伯發現自己今天是去做了什麼,溫爵反應變的很激動。雖然他也不擔心林伯會洩露口風讓他父親知道,但以林伯從小疼愛他來看,他還是很擔心自己做的事情會讓林伯擔心,不過這其中其實還帶著點自己做的事情沒人知道的刺激感,所以即便是跟自己親如祖孫的林伯他也想保守這個秘密。

 

被子平那樣對待,溫爵真的很氣,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在

或許是因為他幾乎沒有朋友,在家也是孤單一個人。而子平雖然自己也覺得他的態度真的很討人厭,但自己倒是覺得跟他在一起還蠻自在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oldrain720127 的頭像
goldrain720127

廢人藝術

goldrain7201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